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275 珍寶閣

;“碰!”
  忽然,一聲巨響傳來,房門被人一腳踢開,只見手持巨劍的鳴東火急火燎的從外面沖了進來,語氣有些凝重的問道:“劍塵,你這里發生了什么事。看1毛線3中文網”說話間,鳴東目光迅速一掃周圍,當他發現屋頂上的那個大洞時,眼中精芒一閃,旋即目光迅速的定在劍塵身上,語氣帶著幾分關切的問道:“劍塵,你沒事吧。”
  劍塵微微搖了搖頭,道:“我沒事!”
  “這里可是天琴家族,并且我們才來到瓦洛朗斯城,又沒有得罪過什么仇家,怎么可能會有人來偷襲你呢?”鳴東一臉奇怪的說道。
  劍塵輕笑一聲,道:“這不是什么仇家,只是他們派來試探我的人罷了。”
  “試探你!”鳴東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你是說那無故偷襲你的人是…..”
  劍塵揮手打算了鳴東后面的話,道:“這些事情我們還是心照不宣吧,沒必要說出來。”
  鳴東恍然大悟,喃喃道:“怪不得這里發生的動靜竟然沒有引起那些巡邏衛隊的察覺,原來情況竟然是這樣的。”
  “好了,鳴東,現在時間不早了,你還是回房間去吧。”說著,劍塵簡單清理了下地上那散落的瓦片,隨后就盤膝坐在床上。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鳴東并沒有在這里多停留,確認劍塵無事之后就離開了這里。
  夜晚匆匆而過,第二天清晨,琴簫早早的就來到了劍塵的房門前,當他看見那被鳴東一腳踢壞的房門時,神色微微一愣,隨即就站在外面大叫道:“劍塵兄弟,你在不在里面。”
  “琴簫,進來吧。”劍塵那平淡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
  琴簫立即進屋,不過剛走進屋子,他就發現了屋頂上那個大大的窟窿以及殘留在地面上的一些殘破磚瓦。
  這一幕讓琴簫的臉色微微一變,目光飛快的一掃四周,趕緊道:“劍塵兄弟,昨晚發生了什么事嗎?屋子里怎么如此凌亂,并且還有打斗的痕跡。”
  劍塵毫不在意的一笑,道:“也沒什么大事,就是遇到了一個神秘黑衣人的襲擊罷了,琴簫兄不必放在心上。”
  “什么,昨晚有人襲擊你。看1毛線3中文網”琴簫臉色當即一變,隨即滿臉的怒容,大怒道:“豈有此起,竟然有人潛入我天琴家族行兇,那些護衛看來也該換一批人了,簡直是一群飯桶,留著有何用,劍塵兄弟,我這就去將事情稟告給爹,你放心,無論襲擊你的人是誰,我天琴家族都不會放過這個兇手的,哼,在這瓦洛朗斯城中還沒有人敢挑釁我天琴家族的尊嚴。”琴簫怒不可言,就帶著滿臉的怒氣匆匆離去,劍塵想攔也攔不住。
  “看來,昨晚的事情琴簫并不知情。”看著琴簫那逐漸消失的背影,劍塵站在窗前喃喃說道。
  很快,一伙人就來到劍塵的住處,領頭之人釋然是琴簫,其身邊還跟著天琴家族的當代家主,后面還有幾名護衛打扮的中男人。
  劍塵快步走出屋子,對著一群人拱了拱手,道:“見過天琴家主。”
  天琴家主呵呵一笑,道:“劍塵小兄弟不必多禮,聽說小兄弟昨夜遇襲,不知可有此事。”
  “確有其事!”劍塵答道。
  天琴家主的臉色逐漸的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目光看了眼劍塵身后那扇被鳴東踢壞的門板,隨后走入房中仔細的查看了下,臉色已經越來越難堪,怒道:“真的豈有此理,竟然還有人敢在我天琴家族撒野。”隨即目光凌厲的盯著跟著他一同進來的幾名護衛,低喝道:“你們這些護衛隊隊長是怎么當的,敵人潛入我天琴家族竟然還毫無所懼,簡直是一群飯桶,留你們何用。”
  聞言,那幾名中年人面色恐慌,當即跪了下來,連連道:“家住息怒,家主息怒,我們一定會全力追查兇手的,請家主給我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罷了,念在你們在我天琴家族呆了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這次的事情我就暫且饒恕你們,回去之后立刻給我全力追查潛入我天琴家族的兇手。”天琴家主沉著一張臉,一臉嚴肅的說道。
  “多謝家主寬恕,我等定會全力追查兇手。”幾名護衛隊長如蒙大赦,紛紛叩首道謝。
  天琴家主轉頭看向劍塵,臉上那威嚴的神色頓時消散于無形,微微一笑,道:“劍塵小兄弟,實在是抱歉啊,竟然讓你在我天琴家族遭到刺客的襲擊,不過你放心,我們天琴家族一定會全力追查兇手,給劍塵小兄弟一個滿意的交代。”
  旁邊的幾名護衛隊長互相對視了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的不解之色,對于劍塵的來歷他們多多少少也聽說了一些,只不過是大少爺才結交的一個好友而已,而天琴家主作為一家之主,對待這才來到天琴家族,并且身份還并不詳細的少年態度未滿也太好了一些吧。
  “難道這少年的背后還有我們所不知的強大背景?”幾名護衛隊長心中同時想到,盡管對于這問題他們滿肚子疑問,但是以他們的身份還沒資格問出來。
  天琴家主的態度讓劍塵也感到有些受寵若驚,當下不敢有絲毫怠慢,連忙拱手道:“家主客氣了,昨夜只是區區小事,用不著大費周折,說不定是我以前的仇家跟了過來想要刺殺我。”
  隨后,天琴家主說了兩句客套話之后就離開了這里,走之前,用嚴肅的語氣命令幾名護衛隊長加大巡邏力度,決不允許此事再次發生。
  琴簫來到劍塵身前,他那比劍塵還要高出兩個頭的魁梧身軀和劍塵那略微纖弱的身材站在一起,成了鮮明對比,非常容易引人注意。
  伸手拍了拍劍塵的肩膀,琴簫說道:“劍塵,昨晚讓你受驚了,還好你沒事,不然的話我自己都無法原諒我自己的。”
  劍塵呵呵一笑,說了番客套話之后,就被琴簫帶著去閑逛瓦洛朗斯城。
  瓦洛朗斯城非常的大,城市內盡是一片繁華,劍塵和鳴東兩人被天琴家族大少爺琴簫帶著滿城的閑逛,一天時間下來,兩人已經穿越了數條繁華的街區。
  這時,幾人來到一棟規模龐大的建筑前,上面一個牌匾龍飛鳳舞的寫著“珍寶坊”三字。
  “劍塵,這里可是我們瓦洛朗斯城最大的珍寶坊,在里面能發現許多奇珍異寶,咱們進去看看吧。”琴簫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劍塵幾人走進了珍寶坊。
  珍寶坊內有不少身穿華貴錦袍的富人在四處觀看,也有一些長得五大三粗的傭兵在四處游蕩,聚精會神的打量著擺放在展臺上的一些物品。
  “劍塵,這里專賣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非常的雜亂,許多東西連我都不認識,不過這里卻能發現一些上古年代的一些器具,雖然無用,但是用來收藏還是不錯的,所以許多有權有勢的人都喜歡光顧這里,不過在這里還真有人能淘上一兩件不知名的寶貝。”琴簫目光四處游離,邊為劍塵解釋邊打量著展臺上的物品。
  忽然,一直盤踞在劍塵丹田中的紫青劍靈微微一顫,隨即一段意識流傳入劍塵的腦中,通過意識的傳遞,劍塵竟然再一次的感到紫青劍靈的興奮。
  劍塵心中一動,目光看了眼頭上上方,不動神色的對著琴簫說道:“琴簫兄,我去四處逛逛。”
  “嗯,去吧,走的時候我叫你。”琴簫開口說道。
  隨后,劍塵和鳴東兩人徑直上了二樓,剛踏入二樓時,劍塵微微停頓了下,然后順著樓梯繼續往上爬。
  劍塵一連登上四樓,在樓梯口時被兩名身材魁梧的大漢給攔了下來,其中一名大漢目光凌厲盯著劍塵,用還算客氣的語氣說道:“非常抱歉,這位公子,必須持有紫金卡才能進入這里。”
  紫金卡雖說是一個儲蓄金錢的特殊卡片,但是在天元大陸上,紫金卡早已經成為了財富的象征,身份的象征,很顯然,這珍寶閣第四樓是需要一定的身份地位才能進入的。
  劍塵手掌一翻,一張紫光閃閃的卡片忽然出現在手掌中,目光看向兩名大漢,道:“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吧。”
  “當然可以,公子請進!”兩名大漢立即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劍塵直接走了進去,不過就在鳴東剛要進去時,卻再次被兩名大漢給阻攔了下來:“公子,請你也出示下紫金卡吧,如果不出示紫金卡,按照我們這里的規矩,是不允許進入第四層的。”
  聞言,鳴東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對著劍塵說道:“劍塵,你進去吧,我到下面等你。”
  “等等!”劍塵叫住了鳴東,隨即手一翻,手掌上再次出現了一張紫金卡,在鳴東充滿驚訝的目光中將自己卡塞到他手中,然后轉頭看向兩名大漢,聲音有些冷漠的道:“現在他可以進去了吧。”
  兩名大漢互相對視了眼,猶豫了會后,最終還是點了允許了。雖說他們看見鳴東手中的紫金卡并不是屬于自己的,但是這里是規矩是只要持有紫金卡就擁有進入的資格,并沒有要求紫金卡一定要是自己的,所以鳴東這一例子也算是符合條件。
  珍寶閣第四層非常的空曠,四周都擺滿了展臺,上面放慢了奇奇怪怪的物品,刻有奇異花紋的石頭,有奇形怪狀的鐵塊,有印有古怪花紋的鐵片以及石片,還有堅硬如鐵的腐朽木頭以及一些年代悠久,曾經被絕代強者珍藏過的珍貴陶瓷品等等,總之這里有不少非常古怪的東西,頗有一些年代,但都不是凡品,不過就是不知道到底有何功用罷了。
  /.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