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0)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0)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0)     

混沌劍神292 鳴東的身世

read_content_up;大殿內的空間非常大,同時也很空曠,除了最前方放著一個寶座外,就再也沒有別的東西了,就連最基本的支柱也沒有,也不知殿頂是如何蓋成的,而在最前方的寶座旁,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人影負手而立,背對著劍塵兩人,他沒有任何氣勢散發而出,但是卻給人一種錯覺,仿佛已經與天地融為了一體。看1毛線3中文網
  劍塵和鳴東兩人并肩而行,最終在大殿正中央停了下來,然后同時對著前方的白袍人拱手道:“見過前輩。”
  “唉……”一聲長嘆從那人口中傳出,短短一個字音,卻充滿了滄桑之感。隨即,那人緩緩的轉過身,直到這時劍塵兩人才看清他的容貌,他竟然是一名中年男子,看起來不過四十歲的樣子,一臉的精干。
  白袍中年男子的目光一直盯著鳴東,那平淡無奇的目光仿佛能洞徹天地玄奧,看穿世間一切,沒有任何東西能在他的目光注視下遮掩什么,許久后,白袍中年男子再次長嘆了一口氣,目光從鳴東身上移開,望著上方高空,仿佛能看穿神殿的殿頂,直入九天之上,長嘆道:“五千年了….五千年了,一天,我終于找到你的后人了,你的遺愿,我終于能將他完成了。”
  “五千年!”聽聞這話,劍塵和鳴東兩人是大吃一驚,難道眼前這看起來不過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卻是一個活了整整五千年的老怪物不成?而中年男子后面說的那些話,他們兩人到沒聽進去。
  “唉…..”中年男子似乎想到了一些往事,連連嘆氣,隨后目光落在鳴東身上,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來,道:“孩子,你過來。”
  鳴東磨磨蹭蹭,懷著忐忑的心情向前走了一段距離,恭聲道:“前輩!”
  中年男子手中憑空出現一個巴掌大小,散發著碧綠色光芒的古玉,就在古玉剛出現時,鳴東的臉上的神情一變,眼睛就再也無法從古玉上移開了。
  “孩子,你是不是感覺有一股神奇的呼喚在召喚你,讓你不能自主。”中年男子一臉微笑的看著鳴東,輕聲道。
  “是的,前輩!”鳴東的目光一直沒有移開古玉。
  “這塊古玉在我這里已經放了五千年了,乃是當年你先祖交給我的,記載了他的畢生所學,叫我如果有一天找到他的后人,就把這塊古玉交給他,現在,我終于可以幫老友完成這樁遺愿了。wap.kanmaoxian.com”中年男子的語氣充滿了滄桑之感,隨即手一揮,古玉在一股無形力量的包裹,散發著蒙蒙寶光緩緩飄到鳴東身前。
  看著漂浮在身前的古玉,一股源自血脈的強烈呼喚出現在鳴東心間,讓鳴東好幾次都差點不受控制的伸手去接這塊古玉,不過都被他強行克制了下來,他現在滿腦子疑惑,現在發生的一切都讓他云里霧里的。
  鳴東整理了下腦中的思路,目光看著白袍中年男子,一臉疑惑的道:“前輩,這塊古玉真的是我的先祖留下的嗎?還有我的先祖是誰?你該不會是找錯人了吧,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我的先祖。”
  “唉…”中年男子再次嘆了口氣,聲音中充滿了悲哀,喃喃道:“一天啊,沒想到五千年之后,竟然連你的后人都不記得你了。”中年男子的語氣中充滿了哀傷,隨即目光望著鳴東,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前輩,我叫鳴東!”鳴東開口答道。
  “鳴東,鳴東,好名字。”中年男子低聲叨念了幾句,道:“孩子,現在我來告訴你們鳴家五千年前的的事情吧。”
  中年男子沉吟了會,隨即抬頭望天,仿佛陷入了回憶當中,緩緩道:“五千年前,你們鳴家也算的上是一方豪門望族,那時,你們鳴家出現了一位天縱奇才,在三十之齡就突破到大地圣師境界,他,就是你的先祖——鳴一天。”
  “我和你先祖鳴一天意外相遇,后來結交為好友,并且聯手創建了一個傭兵團,行走天下,經歷無數場生死戰斗,曾無數次同生共死,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使我和你先祖鳴一天早已成為同生共死的至交好友。”
  “百年后,我和你先祖鳴一天的實力同時達到天空圣師巔峰,而這百年時間,早已令我們兩人厭倦了傭兵生涯,因此同時退出傭兵界,來到一深山老林中坐生死關,準備立身成圣。”
  “十年后,我們兩人同時成功突破圣王之境,然后破關而出,游歷天元大陸,探索諸多絕境之地,也有一些收獲。幾十年后,我和你先祖兩人的實力都有不小的提升,最終決定進入死亡魔窟中,而在死亡魔窟中,我一時大意受到魔咒襲擊,而你先祖鳴一天為了救我,以自己的身軀替我鐺下了魔咒,他舍棄了自身,保全了我。”
  說到這里,中年男子臉上的神色變得凝重無比,夾雜在其中的還有難以掩飾的悲痛,沉聲道:“死亡魔窟乃是天元大陸上最兇險的絕地,以我們圣王的實力依然無法在里面保全自身,魔咒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饒是以你先祖的實力,也無法抵抗魔咒力量的侵蝕,最終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可活。”
  “自知必死無疑之后,你先祖為了能夠心滿意足的度過最后的一段日子,悄然回到了鳴家,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回到鳴家時,那里已經物是人非,昔日輝煌的鳴家已經不復存在,早在三十多年前就被我們曾經惹下的仇家給滅門了,而鳴家的后人,也全都不知所蹤。”
  “而我和你先祖兩人因為整日游離天元大陸,行蹤飄忽不定,早已離開鳴家不知道多遠的距離,所以鳴家被滅一事,我們兩人是毫不知情。”
  “如此悲慘的結局讓你先祖鳴一天悲痛萬分,沒想到在他生命即將終結的這一刻自己的家族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當時,我就站在你先祖的身邊,我非常理解他的心情,那簡直是痛不欲生,他留下了兩行血淚。”
  “接下來,我和你先祖兩人滿天下的尋找滅掉鳴家的仇人,可惜那時我們兩人雖然有不俗的實力,但是畢竟只有兩個人,而且我們曾經得罪的仇家也有不少,再加上時間已經過去三十多年了,許多人都已經淡忘了鳴家被滅的事,導致許多線索已經中斷,在這短短兩個月的時間,我們根本就沒有追查到半點有用的消息,而且連鳴家有沒有后人僥幸存活下來也不得而知。”
  說道這里,中年男子的神色忽然變得悲痛了起來,低沉的說道:“兩個月之后,你先祖因為魔咒的力量,帶著滿臉的遺憾和不甘離開了人世間,他在臨終前,用神念將自己的畢生所學全部刻印在這塊古玉中,并且將之托付給我,若是有一天遇見鳴家的后人,就將此玉交付給他的后人,也算了卻他一樁遺愿。”
  “一天的離去令我悲痛不已,我和他不僅是生死摯友,同時也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兄弟,而且他更是為我而死,我拿著他臨終前托付給我的古玉,踏遍整個天元大陸尋找滅掉鳴家的仇人以及鳴家有可能存活下來的后人,我苦苦尋找了三百年,滅掉不少有可能是兇手的勢力,可惜對于鳴家的后人依然是毫無半點消息,這也一直是我心中最大的遺憾。”
  中年男子長嘆一口氣,目光柔和的看著鳴東,道:“好在老天有眼啊,沒想到在五千年后,竟然讓我意外的遇到了鳴家的后人,一天如果知道的話,那他在九泉之下也該瞑目了。”
  聽完中年男子的訴說,鳴東神色早已經變得呆滯了起來,中年男子所說的話帶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在他心靈上造成了非常大的沖擊,一時間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他萬萬沒有想到,鳴家曾經竟然還有過一段如此輝煌而悲慘的故事。
  而站在一旁的劍塵也被中年男子所說的這些話給驚呆了,而更讓他感到震驚的是中年男子的實力,那可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圣王啊,并且還是五千年前的圣王,足以讓他仰視的至高存在。
  中年男子緩緩來到鳴東身前,而看鳴東的眼神仿佛是一個長輩看待晚輩,卻又仿佛是在看待自己的后人,充滿了慈愛和關懷,總之非常復雜。
  “孩子,你因該是來參加五十年一度的傭兵比武大會的吧。”中年男子對著鳴東說道,聲音輕柔。
  鳴東木然的點了點頭,現在他依然還未從那震撼的心靈中恢復過來。
  “你的父母還在嗎?”中年男子繼續問道。
  “在,我父母一直生活在山村之中,不過我爺爺在我年幼的時候上山打獵,摔下懸崖死了。”鳴東答道。
  中年男子輕嘆了口氣,神色間一片沉痛,道:“等傭兵比武大會結束之后,我陪你走一趟吧,去把你的家人接過來,我會代替一天照顧好他們的,我決不能看著一天的后人過著這般艱苦的日子,我這個做兄弟的,對不起他,我欠他的太多了。”
  “多謝前輩!”鳴東大喜過望,有了中年男子的照顧,他的家人想不過上幸福而平安的生活都難,畢竟這可是一位五千年前的圣王,而且更是一位讓至少是天空圣師的強者都敬仰萬分的神殿之主,這樣的強者,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一睹風采。
  中年男子神色間的悲痛緩緩的淡去,微笑的說道:“孩子,我和你先祖是生死摯友,你也用不著叫我前輩,若是不嫌棄的話,就叫我一聲天伯伯吧。”
  “是,天伯伯!”鳴東神態恭敬的叫道。
  中年男子臉上的微笑顯得更濃郁了幾分,道:“孩子,你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這段時間你就暫時留在這里吧,我將竭盡所能,在不毀壞你根基的前提下全部助你提升實力,鳴家昔日的輝煌能不能重現于世,就全靠你了,不要讓你的先祖失望。”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