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0)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0)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0)     

混沌劍神337 扎爾的條件

;第二天,讓無數人激動而又期待的比賽終于要開始了,因為今日,將是這一屆傭兵比武大會最強者的衍生之日。kanmaoxian.com每五十年才舉辦一次的傭兵盛會,就在今日終于要落幕了,而同時,關于劍塵和扎爾兩人的信息,也成了無數人口中談論的焦點,更有一些天空圣師階級的強者憑借自己過人的眼力對劍塵和扎爾兩人的實力進行分析,最后在經過總結,得出的結果竟然把兩人的實力分析的不離十。
  扎爾,年齡四十五歲以上,五十歲以下,六轉大地圣師實力,光明屬性圣之力,擁有不死人的稱號,無論受到多重的傷勢,都可以通過光明圣力來快速為自己療傷,優勢得天獨厚,和之前被殺死的兩名同樣擁有光明屬性圣之力的人擁有非常復雜的關系,似友似敵,目前掌握戰技不明,擁有一套防御力十分強大的神奇鎧甲。不過根據有心人推測,扎爾至少掌握有一門天階戰技。
  劍塵,年紀二十歲以上,二十五歲以下,一轉至二轉大地圣師實力,圣之力屬性不明,但是攻擊卻非常凌厲,出劍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最快速度就連六轉大地圣師都難以躲閃,并且能保持長久的作戰,手臂仿佛根本就不會產生酸疼酥麻的感覺,掌握最上層的身法,速度非常快,目前掌握戰技不明,身上藏有一大神秘底牌,能破壞六轉大地圣師的圣兵,施展時圣兵上會出現一紫一青兩道蛋蛋呢的光芒,綜合戰斗力依然很強大,據有心人推測,劍塵身上一定掌握有天階戰技。
  在兩人的實力被一些人公布出來時,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而同時,關于兩人的賭局也重新開盤,這一次或許是最后一戰的緣故吧,所以眾人賭博的興致是前所未有的高昂,一些有錢有勢的人紛紛以十萬百萬紫金幣為單位為兩人押注,最后導致賭金總量已經超過了一億紫金幣,由于兩人的實力都不好評估,所以這次的賭注有看好劍塵的,也有看好扎爾了,最終直接使堵住的比例是形成了平等的比例。買劍塵勝利的人占了一半,買扎爾圣力的人占了另一半。
  “咯咯咯,真熱鬧啊,我也出十萬紫金幣,賭劍塵小哥哥能獲得最終的勝利。”天幕靈伸手將一枚裝滿十萬紫金幣的空間腰帶扔了過去。
  “我也賭劍塵兄弟勝利,五十萬紫金幣。”秦記也參與了堵住,同樣扔出一條裝有五十萬紫金幣的空間腰帶。
  “我賭劍塵勝利,一千枚紫金幣,這可是我身上全部的家當了。wap.kanmaoxian.com”安大夫掏出一大把紫金幣扔到賭桌上。
  “三萬紫金幣,我賭劍塵勝利,我把我全身的家當都壓到劍塵身上。”琴簫也從后面擠了進來,豪情萬丈的參與了賭注。
  “十萬紫金幣,我賭劍塵獲勝。”獨孤峰也不甘落后,從外面擠了進來,面無表情。
  ……
  擂臺上,劍塵和扎爾兩人已經已經站在那里了,劍塵依然如之前的那么平淡而灑脫,身子筆直的站在那里,右手持劍,劍尖斜指地面,凌厲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對面的扎爾。
  扎爾是一名體型彪悍的漢子,身高足足有兩米,凌厲的目光同樣緊緊的盯著站在對面的劍塵,此刻他已經全副武裝,身上穿著一套銀白色的鎧甲,光華而明亮,肉眼可見一道道光明屬性的能量在鎧甲表面上流轉不休,使整個凱家都散發著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華,給人一種神圣的氣息。凱家覆蓋了扎爾的整個身軀,全身上下,就只有一雙眼睛是露在外面的,穿上凱家的扎爾顯得更加的高大了,配上手中的一柄光明圣劍,有如一尊威武不可侵犯的戰神。
  兩人已經在擂臺上站了一炷香的時間了,卻遲遲等不到裁判宣布開始的聲音
  忽然,身穿銀白色鎧甲,猶如一尊戰神似地扎爾忽然說話了,“劍塵,雖然你用特殊的方式隱藏了氣息,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到你的圣之力遠遠不如我,不過以你現在的年紀,我相信假以時日,你一定能站在天元大陸的最巔峰,這一戰,無論成敗,我都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扎爾的語氣非常平靜。
  聽了扎爾這句話,劍塵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目光詫異的盯著扎爾,不解的問道:“我們殺了你的同伴卡扎菲和卡拉加,難道你就不為他們報仇嗎?”
  隱藏在頭盔內的扎爾完全看不到任何表情,他語氣依然平靜的說道:“我承認,我和卡扎菲以及卡拉加兩人的確來自同一個地方,但是我們三人所屬的勢力各不相同,非但不是朋友,而且還是競爭對手,關系十分微妙,情況不好甚至會演變成敵對狀態,你殺了他們兩人,我因該感謝你,因為你和鳴東兩人或許為我除掉了兩個未來的敵人。”
  扎爾長嘆了一口氣,道:“三足鼎立的狀態持續太久了,或許,是該被打破的時候了。”說道這里,扎爾再次問道;“劍塵,這一戰之后,我們成敗,我都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聞言,劍塵眼中目光閃爍,他知道這里面牽扯許多事情,弄不好,自己還會無辜的卷入這一場風波之中。微微思索了會,劍塵語氣平靜的說道:“我只能說,我們或許不會成為敵人,至于朋友,這個可不是區區兩個字就能達成的。”
  扎爾微微點頭,道:“說的不錯,如果單憑區區兩個字就讓兩個陌生人成為朋友的話,那這朋友也太不值錢了,劍塵,我知道你對第一名是勢在必得,不知你有把握能勝過我。”
  劍塵眼中神光跳了跳,不知扎爾究竟要做什么,不過還是開口說道:“五層!”
  扎爾呵呵一笑,道:“看來你對自己的實力挺有信心的嘛。”說著,扎爾收回手中的巨劍,接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把同樣是兩米長的銀白色雙手巨劍,笑道:“劍塵,如果我用這把圣兵,你有幾層把握能勝過我。”
  劍塵的目光下意思的落在扎爾手中的那把雙手巨劍上,緊接著眼中金光一閃,沉聲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這把劍因該是王者之兵吧。”
  扎爾也不否認,呵呵笑道:“不錯,正是王者之兵,劍塵,如果我用王者之兵的話,你又有幾層把握能勝過我呢?”
  劍塵沉默了下來,并不答話,不知心中想的什么。
  扎爾繼續開口道:“劍塵,想必你也知道,我們兩人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都不容易,而參加傭兵盛會那刻薄的條件更是杜絕了絕大多數出生時間過早的天才們,所以對于第一,無論是你,還是我,都不可能輕易的放棄,都會拼盡全力的去爭奪,因為第一對于我們兩人來說實在是太近了,只需要打敗對手,就能成功的拿到第一名的名次,所以對于第一,我一定會全力的爭奪。”扎爾語氣頓了頓,然后目光緊緊盯著劍塵,道:“如果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扎爾可以放棄這次比賽,將第一的名字讓給你。”
  聽了這話,劍塵表面不動神色,而思維卻變得從所未有的活躍,腦中迅速和扎爾先前說的那些話聯系起來,很快就得出一個結論,這很可能牽扯到幾個大勢力之間的爭斗。扎爾的這個條件的確很誘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誘人的條件之下,一定會付出很大的代價,扎爾或許是看中了自己的潛力和鳴東的那層關系,亦或是想要把自己和鳴東兩人背后的勢力和他們綁在一起,不過無論是哪種可能,劍塵都絕不可能會答應。
  “抱歉,我認為,這一戰我們還是各憑實力還爭奪吧。”劍塵臉色相當平靜,語氣依然是那么的淡漠。
  “劍塵,難道你就不想聽聽我的這個條件究竟是什么嗎?”扎爾說道。
  “不用了。”劍塵淡淡的說道。
  “劍塵,這是你能獲得第一的唯一機會,我不怕告訴你,我掌握有一門中級天階戰技,加上手中的這把王者之兵,難道你認為你還能勝過我嗎?”扎爾說道。
  劍塵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道:“扎爾,如果你無法打中我,就算你手中拿著王者之兵那又有什么區別,至于天階戰技,呵呵,天界戰技的威力是很恐怖,但是需要時間醞釀,你如果敢施展天階戰技,我敢肯定,你的天階戰技還沒有發出來,我的劍就已經指著你的脖子了。”
  如果扎爾的腦袋上沒有頭盔遮擋,一定可以看見他的臉色變得十分精彩。他目光怔怔的望著對面一臉從容,面對自己暴露出的強勢依然談笑風生的劍塵,頭一次感覺自己是這么沒用,竟然被一名后生晚輩給吃的死死的。
  短暫的沉默之后,扎爾長嘆了一口氣,目光復雜的盯著劍塵,喃喃道:“如果我的兒子有你這么出色,那該多好啊,就算讓我少活一百年,我也一千個,一萬個愿意。”
  劍塵:“……”
  ps: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逍遙啊,鮮花啊,嫖嫖啊,收藏啊,一個都不能拿少啊......
  /.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