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七章無奈妥協(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六章獲取神晶的方法(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第五殿主的承諾(10-28)     

混沌劍神390 挑釁

read_content_up;對于秦記的要求劍塵并未拒絕,微微思索了一小會就非常爽快的答應了下來。wap.kanmaoxian.com
  接下來,劍塵暫時在秦皇國的皇宮中住了下來,雖然過的日子如神仙般瀟灑,但是皇宮中的生活卻讓劍塵多多少少感到有些不習慣。夜晚他休息的寢宮門外,總是有幾名披盔戴甲的護衛一些侍女守候在那里,一方面是保護劍塵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伺候劍塵,就連劍塵在皇宮中隨處走動,身后都總是有幾名護衛和侍女跟隨在身后。
  倘若不是劍塵心中明白這是每一個尊貴的客人都要享受的待遇,恐怕他還真會懷疑這些人都是來監視自己的,怕自己在秦皇國的皇宮中做出不軌的行動。
  第二天,秦記大清早的就找到了劍塵,然后帶著劍塵在皇宮中閑逛了起來,不斷的為劍塵介紹皇宮中的每一處景物。劍塵在閑逛皇宮時并未帶著小白虎,他不想讓小白虎暴露在太多王公貴族的眼中,所以臨走時喂食了小白虎好幾株天材地寶,讓小白虎滿臉幸福的陷入了沉睡當中。
  秦皇國的皇宮非常大,劍塵和秦記兩人足足走上了一整天的時間才將皇宮逛了三分之二,而剩下的三分之一不是沒來得及去就是一些宮廷禁地。而這一天當中,劍塵也在秦記的介紹下認識了不少王公貴族家的公子小姐,年齡階段都是和劍塵秦記兩人相差不大的類型,不過在這些人面前,秦記并未詳細的介紹劍塵,只是說劍塵是他私下的結交的朋友,所以引得不少王公貴族家的公子對劍塵是不屑一顧。不過劍塵那充滿剛毅而帥氣的面龐,卻令的不少身份顯赫的千金小姐紛紛投去異樣的光芒,甚至有幾名活潑開朗的千金小姐直接向劍塵開口示好,結交之意展露無遺。
  不過劍塵這般受歡迎,卻引起了一些王公貴族的公子的不滿,看向劍塵的目光中都充滿了強烈的嫉妒。
  在劍塵和秦記離開之后,當即就有不少身份顯赫的王子以及公子叫人去打探劍塵身后的底細,不過得到的結果卻讓大家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氣,因為他們查到的消息卻是劍塵不屬于任何一方大勢力的人,屬于那種默默無聞的人物,按照他們心中的猜測,就算劍塵身后有一定的背景,那也頂多是一股上不了臺面的勢力而已。
  傍晚,劍塵結束了一天的皇宮之旅,就和秦記兩人回到金碧輝煌的宮殿中用餐,這里是屬于秦記寢宮,非常大,足足有好幾座宮殿,各種各樣的生活設施和休閑場所一應俱全。看‘毛.線、中.文、網
  就在劍塵和秦記一邊用餐一邊興致勃勃的閑聊時,一名披盔戴甲的護衛從外面跑了進來,在秦記面前單膝跪地,畢恭畢敬的說道:“稟告三皇子,秦霜公主,秦玉冰公主和府南郡主三人來到行云宮。”行云宮,正是秦記所住的這個宮殿。
  聞言,秦記眉頭微微一皺,喃喃道:“奇怪,她們來我這里干什么?”隨即,秦記似乎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劍塵,呵呵笑道:“請,快把他們請進來!”
  “是,三皇子!”那名護衛應答一聲便立即退了下去。
  當護衛走后,秦記和劍塵兩人互相干了一杯,淡笑道:“劍塵兄弟,我和她們三個可沒這么深厚的交情的,這可是她們第一次來我的寢宮,我看啊,多半是沖著你來的。”
  劍塵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凈,苦笑道:“秦記兄,你可被挖苦我了。”
  秦記雙眼一瞪,一臉正色的說道:“挖苦,我可沒有挖苦你,劍塵,你不要是不相信我說的話,那我們就等著看吧。”
  很快,三名美貌如花,打扮的花枝招展花季少女便從外面緩緩的走了進來,這三人,正是白天在皇宮中見到的眾多公主中比較開朗的三個。
  站在人群中間秦霜公主調皮的沖著秦記眨了眨眼睛,嬌小道:“皇兄,秦霜長這么大以來,還從來沒有來這里看看你呢,你不會不歡迎我這個黃妹的到來吧。”
  秦記笑哈哈的說道:“歡迎,歡迎,怎么會不歡迎呢,兩位皇妹,府南郡主,大家都請坐吧,想必都還未吃飯吧,來人,還不快備上三幅餐具。”
  兩位公主和府南郡主都是豪爽大方的女孩,不過言談舉止也是充滿了大家閨秀的氣質,紛紛客氣的和秦記道謝。
  三人剛坐下,秦玉冰公主目光便撇了劍塵一眼,然后對著秦記說道:“對了,皇兄,你還沒給皇妹介紹一下你這位朋友呢,皇妹很好奇,你們究竟是怎么認識的呢?”
  聞言,秦記調皮的沖著劍塵眨了眨眼睛,微笑的解釋道:“告訴你們也無妨,我和劍塵兄弟都是在傭兵比武大會中相遇的,我們兩人一見如故,從此便成為了朋友,而且,我這位兄弟可是在這一屆傭兵比武大會上取得第一名的傭兵之王。”
  “啊,原來他就是獲得傭兵比武大會第一名的那個劍塵啊…..”兩位公主和府南郡主都露出非常吃驚的神色,看向劍塵的目光再次發生了變化,一雙明亮的美目中閃爍著奇異的光彩。
  看著三個公主和郡主一雙美目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劍塵心中不禁一陣苦笑,旋即狠狠的蹬了秦記一眼,然而秦記就當完全沒看見劍塵似地,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不斷地把餐桌上的山珍海味往嘴里猛塞,一個人吃的不亦樂乎。
  “哇,劍塵原來你這么厲害啊,竟然還是這一屆傭兵比武大會的第一名,這么說來你一定比我們皇兄還厲害咯,來,我司徒燕敬你一杯!”府南郡主當即舉起手中的杯子,一臉豪邁的對著劍塵說道,頗有幾分俠女風范。
  自司徒燕之后,秦霜和秦玉冰兩人也紛紛舉起手中的杯子,三名公主和郡主同時向劍塵敬酒。
  這一刻劍塵當然不能退縮,從坐位上站了起來,舉起酒杯一臉微笑的對著三名公主郡主說了些客套話,然后四人碰了一下杯,就在剛要把杯中的酒水灌下肚子里時,一陣吵鬧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嘯寒少爺,你不能進去,在沒有得到三皇子的允許前,你是不能進入行云宮的….”
  “嘯寒少爺,你別為難我們吧,沒有得到三皇子的允許,你不能進入行云宮…...”
  “讓開,我是什么身份,前來拜會三皇子根本就用不著通報。”
  說話時,一名年紀莫約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大步從外面走了進來,青年相貌堂堂,身穿一襲華麗的青色長袍,眉宇間透漏著濃烈的傲氣,給人的感覺就仿佛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似地。
  而在青年的身后,兩名披盔戴甲的護衛也一臉為難的試圖阻攔,不過青年的地位顯然不低,他硬闖三皇子的行云宮,那些護衛卻不敢對他動粗。
  “三皇子恕罪!”兩名護衛滿臉無奈的對著三皇子請罪。
  秦記面無表情的看了那名青年一眼,隨即對著兩名護衛擺了擺手,道:“你們兩個下去吧!”
  “是,三皇子!”兩名護衛如蒙大赦,然后飛快的退了下去。
  秦記目光看向那名硬闖進來的青年,沉聲道:“嘯寒,你突然來我的行云宮來干什么?”
  名為嘯寒的青年微笑的對著秦記拱手道:“三皇子,明日就是陛下的五十大壽了,嘯寒此番前來,正是和三皇子商量著關于壽禮的事,若有打攪,還請三皇子莫怪。”話音剛落,嘯寒目光忽然看向秦霜和秦玉冰以及府南郡主,面色大為詫異,驚道:“沒想到兩位公主和府南郡主也在行云宮啊,這真是太巧了,咦!三位公主,你們這是在做什么?”嘯寒滿臉驚訝的看著舉起酒杯的兩位公主和府南郡主以及劍塵四人,如此一幕就連白癡也知道四人這是在做什么。
  嘯寒眼底深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嫉妒,表面卻不動神色的笑道:“三位公主,難道你們這是和三皇子的朋友敬酒嗎?”
  秦霜公主,秦玉冰公主和府南郡主三人的眉頭同時一皺,眼中都露出一絲厭惡的神色,她們心中對于嘯寒都十分的反感。
  秦玉冰公主看也不看嘯寒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舉著手中的酒杯對著劍塵嬌笑道:“我們干杯吧!”秦玉冰公主的聲音非常輕柔,聽在人心中,讓人心情都一陣激蕩。
  隨后,秦霜和府南公主也同時舉起了酒杯,臉上掛著盈盈笑容。
  看到這一幕,嘯寒怒火中燒,心中的嫉妒心更加的強烈了,連忙開口道:“此舉萬萬不可!三位公主乃萬金之軀,身份地位顯赫,怎能如此隨便的和一個陌生人共同飲酒,有份啊。”
  聽了這話,秦記勃然大怒,那原本平淡的目光忽然變得凌厲了起來,沉聲怒道:“嘯寒,你這話是什么意識?難道我秦記的朋友還不夠身份與三位公主飲酒不成?”
  嘯寒歉意一笑,不溫不火的說道:“三皇子請息怒,嘯寒所說的話可是屬實,三位公主乃是萬金之軀,身份地位高貴顯赫,而三皇子的這位朋友雖然不凡,但是他卻并非皇親國戚,如此身份與三位公主飲酒,的確大為不妥。”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