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2)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2)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2)     

混沌劍神521 天伯伯到來

;黃家老祖突然變得非常激動了起來,或許是因為過度的激動吧,一張老臉都漲的通紅,實在是難以想象,堂堂一個圣王,竟然都會變得如此失態。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劍塵,如果…如果…如果你真的能把這位前輩請過來幫助我黃家,那無論你提出的什么要求,我黃家都會盡力滿足你的。”黃家老祖雙掌緊緊的抓住劍塵的肩膀語氣激情的說道。
  “前輩,你放心吧,這一次,我劍塵無論用什么方法也要把這位高人請來,到時候,希望你能解除黃鸞的婚約。”劍塵一臉認真的說道。
  “沒問題,沒問題,只要那位前輩肯幫我們黃家,那就算我們黃家主動和荒古家族解除婚姻,那荒古家族也是屁都不敢放一個。”黃家老祖滿口答應下來,這一刻,他是沒有絲毫猶豫,甚至都不去考慮會不會因此而得罪荒古世家了。
  不過旋即,黃家老祖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頗有些不自然的說道:“不過,劍塵,你必須要先讓我見一下這個前輩才行,只有這位前輩當著我的面親口答應下來我才敢這么做。”
  “好吧,我這就回去請這位前輩!”
  離開黃家老祖潛修的山峰后,劍塵又回到了黃家山莊中,來到黃鸞居住的小閣樓前,徑直登上了二樓。
  殘留在房間中的幽蘭香依然存在,聞上一口,讓人心神迷醉,只是劍塵并不知道這股香味就是幽蘭香,以及幽蘭香代表的何種意義罷了。
  聽見身后傳來的腳步聲,站在窗前的黃鸞似乎知道這是劍塵發出的,猛然轉過身,一臉期待而深情的望著劍塵,在她的臉上,殘留著兩道淚水干枯的痕跡,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回來了,想到辦法了嗎?”黃鸞充滿期待的問道,盡管她心中很不情愿劍塵為了自己而讓秦皇國一些掌權人不滿,但在她的內心中,又何嘗不是有著一種期待呢。
  “我已經說服了你祖爺爺,你祖爺爺答應過我,如果我能找到比荒古家族還要強大的外援,他就解除你和荒古家族的婚姻。”劍塵說道。
  劍塵的這番話,聽在黃鸞的心中,讓黃鸞感動的不能自我。黃鸞來到劍塵面前,一臉擔憂的說道:“秦皇國會不會不支持你這么做啊,如果秦皇國參與進來的話,那可是得罪了好幾位圣王啊,甚至就連荒古家族都會得罪。”
  劍塵呵呵一笑,道:“我可沒那么笨,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不會讓秦皇國參與進來的,因為我也不想給秦皇國增添太多的麻煩。不過能不能把這位前輩請出來,我心中也沒有十足的把握,總之,我會竭盡全力的。看.毛.線.中.文.網我這次來,其實就是像你告別的,為了盡快解脫你,我必須要馬上趕回去。”
  “那你一定要好好保重!”黃鸞的芳心不斷的顫抖,這一刻,她是真的被劍塵給感動了。
  劍塵點了點頭,什么話也沒說,轉身就離去。
  接下來,劍塵找到了正在宴席上和黃家眾多高層把酒言談的嘯天五人,直接把五人從酒桌上拉了出來,告別黃家家主之后,就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黃家。
  聞著從劍塵身上散發出的幽蘭香,慶少凡意味深長的看著劍塵,嘿嘿壞笑道:“護國國師大人,你身上怎么帶著一股香味,該不會是在黃家做了什么壞事吧,所以才走的這么匆忙。”
  劍塵心事重重,根本就沒心思和眾人開玩笑,語氣平淡的說道:“有急事要急著趕回去,所以走得匆忙一些。”
  看劍塵這嚴肅的表情,嘯天五人也失去了開玩笑的心思了,神色變得鄭重了起來。嘯天開口問道:“護國國師大人,究竟是什么事情讓你這么著急。”
  “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說,總之比較重要,屬于私人事情。”劍塵含含糊糊的解釋道。
  嘯天五人都聽出了劍塵并不像把事情告訴他們,當下也不再繼續追問,只是一門心思的趕路。
  六人在數千米的高空中盯著猛烈地狂風御空飛行,腳下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連接天地一線之處,一眼望不到頭,只能看見天邊那一輪即將落山的火紅殘陽。
  兩天后,眾人終于重新回到了格森王國,劍塵隨處找了一個河流沖洗了下自己的身體,將殘留在身上的香味清晰干凈,然后換上一套干凈的白色長袍回到了長陽府中。
  “卑職見過四少爺!”
  現在在長陽府中,幾乎無人不知劍塵了,途中所有看見劍塵的護衛或是傭人,都紛紛神態恭敬的向著劍塵行禮。
  重新長陽府之后,劍塵并未去見父母,而是徑直來到鳴東休息的地方,而嘯天五人的任務完成,也沒有繼續跟在劍塵身后,紛紛散去了。
  “咦,劍塵,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劍塵的突然造訪讓鳴東也感到十分驚訝,滿臉都是欣喜的神色,不過當他看見劍塵那沉重的臉色時,臉色不禁微微一變,道:“劍塵,那個什么黃家沒有為難你吧。”在鳴東心中,劍塵是他的生死之交,是他這一生中關系最為密切,最值得信賴的朋友,他是決不允許劍塵受到半點委屈的。
  劍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徑直走到桌子前坐了下來,親自動手倒了一杯茶灌進肚子里,嚴肅的說道:“鳴東,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幫助我!”
  鳴東走到劍塵的對面一屁股坐了下來,微微皺眉,頗有些不滿的說道:“劍塵,你還當不當我是兄弟,竟然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有什么事情你盡管說就是了,別這么婆婆媽媽的,跟個陌生人似地,只要是你的事情,無論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鳴東絕不推脫。”
  劍塵歉意一笑,也不廢話,直接說明了來意:“鳴東,我希望你天伯伯出馬,幫我擺平一件事情。”
  一聽到劍塵竟然要讓天伯伯出馬,鳴東似乎也感到事情的嚴重,神色不由的變得嚴肅了起來。
  接下來,劍塵把黃家以及黃鸞的事情經過詳詳細細的跟鳴東說了一遍,沒有絲毫隱瞞。聽了這話之后,鳴東那凝重的臉色頓時松散了下來,意味深長的盯著看著劍塵,嘿嘿壞笑道:“我當是什么事情呢,原來是這樣啊,劍塵,為了一個曾經有過幾面之緣是女孩子就要這樣大動干戈,你該不會是看上了人家吧!”
  劍塵干笑道:“哪有你說的那么復雜,再怎么說我們和黃鸞在傭兵之城中也共同度過一段時間,我也不想看到她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
  “呵呵,劍塵,你也別不好意思,在天元大陸上一夫多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比如你爹,不是就娶了四個老婆吧,而以你的能力以及容貌,如果不多找幾個女人,那簡直是太對不起你這張即便是讓我看了都要嫉妒的臉面了。”鳴東取笑道。
  劍塵岔開話題:“鳴東,能不能讓你天伯伯出馬,這件事情除了你天伯伯外,我實在是想不到其余的人了。”
  在劍塵接觸的人當中,圣王境界的強者的確有不少,人類當中除了秦皇國的另外四位護國國師外,就只有長生谷的修老伯和鳴東的天伯伯了還有一些關系了。秦皇國四名護國國師代表的是秦皇國,他們根本就不好插手,可以直接排除在外。
  而修老伯,雖然劍塵知道這至少是一位圣王境界的強者,但修老伯已經隱居多年,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劍塵心中也不想打破修老伯安寧的生活,給修老伯增添麻煩,所以才沒有考慮到修老伯。并且修老伯確切實力也不詳,劍塵也不知道修老伯能不能應付如此局面。
  最后,就只有鳴東的天伯伯了,當初在見識到鳴東的天伯伯時,劍塵心中也是十分的震驚,以天空圣師為仆,獨自一人占據著一座浮空神殿,并且還是神殿之主,這樣大的排場,即便是龍虎門的圣王以及皇家的圣王都不曾擁有啊。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鳴東的天伯伯在五千年前就達到圣王境界了,五千年之后,他的實力又達到了何種恐怖的地步?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鳴東的天伯伯天賦異稟,整整五千年的時間是絕對不會原地踏步的。
  再則,鳴東的天伯伯似乎還是傭兵之城的人,雖然傭兵是一種自由的職業,但自從見識過傭兵之城之后,讓劍塵心中也明白了一個道理,雖然在天元大陸上傭兵是一種十分自由的職業,但傭兵之城卻是一個規模相當龐大的組織,里面的長老甚至全部為圣王,而且數量還不少,另外還和琴圣天魔女這等閑散的圣王保持著友好的關系。
  以上的重重,讓劍塵明白,傭兵之城,這是一股非常龐大勢力,畢竟,這是曾經大陸第一強者莫天云親手創立的。
  “劍塵,我說過,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鳴東無論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辭。”說著,鳴東從胸前拿出一塊玉墜出來,道:“這是我天伯伯給我的,叫我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困難,往這塊玉墜里輸入圣之力就可以了,我就通知我天伯伯。”
  鳴東用手緊緊的抓住玉墜,體內的圣之力源源不斷的輸入玉墜當中,吸收了圣之力之后,原本平淡無奇的玉墜也散發出淡淡的豪光。
  “鳴東,你天伯伯現在在什么地方?”劍塵好奇的問道。
  “因該在傭兵之城吧,自從你進入圣地之后,我就隨我天伯伯過來了一趟,然后我天伯伯把我爹娘一起接到傭兵之城中去了,不過我沒有跟著回去,而是在格森王國中留了下來,把你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然后就一直呆在這里了。”鳴東說道。
  劍塵指了指鳴東手中的玉墜,道:“傭兵之城距離這里非常遙遠,你用這種方式真的能行嗎?”
  鳴東得意一笑,道:“放心吧劍塵,你是不知道我天伯伯的離開,我相信我天伯伯不會騙我的。”
  鳴東話音剛落,突然,身前的空間開始劇烈的動蕩了起來,然而還未等兩人回過神來時,一道空間裂縫忽然出現,剎那間擴展成一道空間之門的形態,通過空間之門,依然能看到里面是一座氣勢恢宏的殿宇。
  旋即,在劍塵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從空間之門中走出,中年男子看起來非常普通,周身沒有任何能量波動,卻能憑空懸浮在空中,給人如神靈一般的感覺。
  “天伯伯!”看見中年男子,鳴東發出一聲親切的呼喊聲,仿佛見到了至親的人。
  /.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