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2)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2)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2)     

混沌劍神747

司徒老鬼接過兩滴鮮血,然后將兩滴鮮血融合為一滴放入自己的眉心,鮮血剛一觸及他的眉心,便立即消失不見。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司徒老鬼閉上了眼睛,片刻后,他眼睛驟然睜開,耀眼的神芒在眼爆閃,低喝道:“以吾魂為路,鮮血為引,借天地之力,大預言術!”一道紅芒從眉心射出,在司徒老鬼意念的控制下迅速在他眉心前刻畫一個玄而又玄的血紅色圖案,一道道神秘的天地玄奧氣息在圖案上流轉,隨后,血紅色圖案形成一個殷紅的五芒星沒入司徒老鬼的眉心。
  大預言術是一種神通之術,此神通之術是司徒老鬼五人數百年前進入一處圣皇洞府內發現的,他們五人都參悟過,但卻只有司徒老鬼一人摸索了一些門道參悟了出來。
  大預言術并沒有任何攻擊力,他的作用是能夠預知未來,類似于占卦的神通,不過司徒老鬼對大預言術的參悟還沒有達到能夠預知未來這種高深的地步,只能運用一些基礎之法,其之一便是通過一些特殊的道具和物品,在茫茫人海尋找自己想要尋找之人。
  司徒老鬼緊緊的閉上了眼睛,那紅潤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得蒼白了起來,如此一幕莫約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后,他緊閉的眼睛猛然睜開,道:“神圣帝國,神之城!”
  “我們馬上去神圣帝國,不然的話,要不了多久血劍門那四大護法就會再次找到我們,我們得自圣皇洞府那能隱藏蹤跡的法門對血劍門那四人根本無效。”馬騰老鬼沉聲說道。
  “事不宜遲,現在就動身。”
  ……
  縱橫山脈深處,隱藏著一個少有人知的巨大宮殿,此刻,在宮殿內一間金碧輝煌的房間內,一名身材魁梧,虎背熊腰,滿臉兇悍的年男正盤膝坐在冰涼的地面上,臉色有些陰沉。
  他正是金利堅家族的兩大王者之翼一,虎王。
  “實力從圣皇二重天跌落至圣皇一重天,短期內無法恢復,這一次踏出縱橫山脈深處,卻讓我付出了如此慘重的代價。看‘毛.線、中.文、網”虎王拳頭緊緊的捏起,咬牙切齒的說道。
  “雖然實力跌落,但我如果能成功完成王給我的任務,那一切都是值得的,王勢必不會虧待于我。”虎王眼精芒閃爍,繼續道:“天翼神虎的成長速度之快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這件事情不能拖得太久了,否則的話,一旦等天翼神虎強大起來時,那就不好辦了,司徒五人不知成功了沒有,再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后若還不能完成任務,那我只好向王稟告事情的進展了。”虎王眼閃過一絲決然之色。
  這時,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年士突然出現在房間,神色復雜的盯著虎王,道:“這么做,值得嗎,天翼神虎本來就是我獸族的獸神,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只有在獸神的帶領下,我獸族才能長盛不衰,王這么做,已經是屬于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虎王冷冷的盯著年士,面無表情的說道;“鵬王,我獸族只要擁有王的存在,那就已經長盛不衰了,現在可不是上古年代那強者如林的時代了,在我獸神大陸面前,天元大陸簡直不堪一擊。”
  “虎王,你不要小看天元大陸的強者,在天元大陸上,也有人能夠和王抗衡的。”年士輕聲說道。
  虎王冷哼一聲,眼露出一絲不屑之色:“你說的是那個清心閣的叛徒吧,整日沉迷于七**之,如何是王的對手。”
  “虎王,天翼神虎的消息已經被獸神大陸我鵬族的前輩知道了,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年士說道。
  “看來你鵬族是選擇站在天翼神虎這一邊了,我也勸你一句,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不然的話,等王將天翼射虎成功奪舍,那你鵬族將面臨滅頂之災!”虎王冷冷的說道。
  聞言,年士輕嘆了口氣,沒有多說,身影緩緩的消失在房間。
  ……
  神圣帝國,神之城內,一輛有著光明圣師工會標志的豪華馬車奔馳在寬闊的街道上,而在馬車內,一身白衣的劍塵正抱著小白虎盤膝坐在里面閉目養神,而在他的旁邊,正是他的貼身護衛楊嶺。
  楊嶺當日在畫舫上所受的重傷在光明圣師工會一名長老親自出手治療之下,已經完全恢復如初了,此刻他正一臉冷酷的坐在馬車內,默默的守護劍塵。
  一路顛簸的馬車內,劍塵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落在楊嶺身上,道:“楊嶺閣下,不知你達到轉天空圣師的境界有多長的時間了。”
  “尊敬的羊羽天大師,楊嶺已經在轉天空圣師境界停留將近百年時間了。”楊嶺面無表情的說道,但他看向劍塵的目光,有著毫不掩飾的尊敬。
  “百年!”劍塵低聲呢喃一聲,這個時間,足足是他年齡的四倍。
  “楊嶺,相信不久之后,你就能突破天空圣師,踏入圣王之境。”劍塵臉上帶著一絲微笑,現在楊嶺在他心目的地位已經不同往日了。
  楊嶺神色一暗,道:“圣王,豈是那么容易就能突破的,天元大陸上人口眾多,天縱奇才之人也有不少,但又有多少人能成為圣王。”
  劍塵沉吟了會,道;“楊嶺先生,日后若是有機會,在下會想辦法助你一臂之力!”
  聞言,楊嶺眼精芒一閃,眼底深處流露出一絲喜悅,在他看來,劍塵這句話的意思一定是等他成為七階光明圣師之后,然后請一位圣王強者來指點自己。
  豪華的馬車一路奔馳在大街上,最終在一棟氣勢恢宏的府邸前停了下來,這座府邸非常大,雖然比不上光明圣師工會的總工會那般大氣,但卻有著一股濃濃的古樸氣息散發而出,仿佛這座府邸并非府邸,而是一個存活了無數年,經歷了長歲月考驗的老人,深深的影響著人的心神。
  而在府邸的大門處,十名身穿銀白色鎧甲的護衛如石雕似地站在那里動也不動,他們每一人都擁有大地圣師的實力,而在大門的上方,一塊巨大的牌匾高高的掛在那里,牌匾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兩個打字——扎家!
  這里,正是神之城第一家族,同時也是掌控神圣帝國命運的三大家族之一的扎家,天元大陸上七大超級主城之一神之城的擁有者。
  “來人可是羊羽天大師!”劍塵剛從馬車上跳下倆,府邸內就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只見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老者從里面走了出來,語氣溫和,沒有絲毫高傲,但一雙眼睛卻閃動著睿智的光芒,不停的打量著劍塵。
  劍塵沖著老者拱了拱手,道:“正是羊羽天,應貴家主只邀前來拜訪!”
  老者呵呵一笑,道:“老奴扎家副總管見過羊羽天大師,羊羽天大師,家主已經在大殿等候多時,請隨老奴來。”
  “那就勞煩副總管帶路了!”劍塵言談舉止溫儒雅,不驕不躁,不卑不亢,盡管來的是神之城第一家族,但他神色間依然是一片鎮定,從容不迫。
  這一幕被副總管看在眼里,不禁在心暗自點頭,暗道:“這羊羽天果然不凡!”
  劍塵和楊嶺跟著副總管身后進入了扎家,然后在副總管的帶領下穿過重重殿宇,最終來到正央的那座氣勢恢宏的大殿內,而在大殿的首位上,坐著一名身穿紫金長袍的年男,正是扎家家主,而在扎家家主下方那兩排坐騎上,還坐著幾名年齡不一的人。
  劍塵在大殿正央站定,從容的對著坐在首位上的穿著紫金長袍的年男拱了拱手,道:“在下羊羽天,見過家主。”
  扎家家主目露精芒,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下劍塵,臉上慢慢的露出一絲微笑,道:“久聞羊羽天大師天賦曠古爍今,并被光明圣師工會收為第三名弟,今日一見,羊羽天小兄弟果然是人之龍啊,請,快請坐。”扎家家主沒有擺出一絲一毫的架,完全以平等的身份對待劍塵。
  因為扎家家主心清楚,扎家和光明圣師工會幾乎是同等的存在,他這個家主在扎家的地位,甚至還不如劍塵在光明圣師工會的地位高貴。
  扎家家主,并非掌握扎家的權力人物,只是扎家的代言人罷了,相當于一個管家,去完成主吩咐的事情,以及管理一些日常上的家務事。
  【**百度搜索** 網 由書友高品質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鐘記住  網)】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