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938 鐵塔的實力

;碧海,杰德泰,長陽祖云空三名圣王站在幽月和碧蓮兩人身邊,臉色陰沉的盯著遠處還未行動的二十余名圣王強者。看‘毛.線、中.文、網
  數里之外,坐在五階魔獸背上的比肩王目光陰冷的盯著杰德泰,碧海和長陽祖云空三人,眼中浮現出森嚴的殺機,寒聲道:“烈焰傭兵團就只有你們幾個圣王強者,那好,今日我比肩就將你們全部斬殺,讓烈焰傭兵團徹底的覆滅。”
  “還有劍塵的未婚妻以及他的一個妹妹,從今以后都是屬于我比肩的女人了,劍塵,我比肩發過誓,我會讓你痛不欲生,讓你后悔你對天魔女所做的一切,這就是你得罪我比肩的下場。”比肩的心中對劍塵有著一股滔天的恨意,這股恨意之強烈足以讓比肩發狂。
  而這股恨的源頭,便是來自于琴圣天魔女。
  比肩周身散發出龐大的殺意從五階魔獸坐騎上飛身而起,直接沖向城墻,他的雙眼已經布滿了血絲,充滿了仇恨和怨念,仿佛和碧海他們幾人有著什么深仇大恨似地。
  這一刻,比肩把自己對對劍塵的仇恨,完全轉移到劍塵身邊的人身上去了。
  看見比肩王向著自己這方沖來,碧海幾人的臉色頓時一沉,低喝道:“來人的實力很強,已經達到圣王七重天的境界了,云空,你帶著她們二人離開,我和杰德泰兩人去擋住他。”話還沒有說完,碧海就飛了出去,周身散發出澎湃的圣之力迎向比肩王,其后,則是手提圣兵的杰德泰,想以二人合力阻擋比肩。
  “祖爺爺,你快回來,他們足足有二十多名圣王,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碧蓮站在城墻上焦急的喊道,神色間充滿了擔憂。
  “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我們先離開這里。”長陽祖云空沉聲說道,袖袍一揮,立即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包裹住幽月和碧蓮兩人的嬌軀,帶著她們二人離開了這里。
  長陽祖云空雖然成圣,但實力尚在圣王一重天境界,而且他腦中的封印還未解除,一身實力無法完全的發揮出來,根本就不是那些邁入圣王境界多年的強者的對手。
  “轟。”
  一道轟鳴巨響聲傳來,只見碧海和杰德泰兩人聯手已經和比肩王大戰在一起,雙方剛一交戰,便爆發出山崩地裂的威能,僅僅一次交手,就打的虛空破碎,出現了一條漆黑的空間裂縫,狂暴的能量余波肆虐開來,以雙方交戰為中心飛速的向著四面八方擴散,將尚在地面上戰斗的人沖擊的人仰馬翻,讓數千人受傷。
  “就憑你們二人也敢和我斗,不自量力。”比肩王看向碧海和杰德泰二人的中充滿了不屑,也不動用圣兵,直接就是一拳打向杰德泰。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這一拳蘊含比肩對天地玄奧的領悟,拳頭仿佛完全融入虛空,與天地合而一體,速度快到了極點,讓杰德泰根本就無法躲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打在杰德泰的胸前。
  杰德泰張口噴出漫天血霧,身子向著下方跌落,他的實力還停留在圣王三重天境界,與比肩王的差距太大,僅僅一個照面就被比肩王打成重創。
  隨著杰德泰的退出,就只剩下碧海一人與比肩王大戰了,碧海的實力已經達到圣王六重天,只比比肩弱上一個境界,而且碧海乃是參悟神秘獸皮才突破至圣王境界的,基礎非常的扎實,雖然實力比比肩弱,但也能和比肩王打上三百回合,短時間內是不會落敗,、
  碧海和比肩兩人的大戰打的極為的激烈,兩人的每一次交手都會爆發出一股轟鳴巨響聲,仿佛驚雷在炸響,震耳欲聾,狂暴的能量余波沖向四面八方,讓大地龜裂,山峰塌陷,仿佛世界末日來臨。
  而烈焰城也在他們兩人的戰斗余波之下遭受了猛烈的沖擊,但烈焰城乃是鎢合金礦鑄造而成,防御力在天元大陸上堪比七大超級主城,圣王強者的大戰雖然慘烈,但卻無法撼動烈焰城分毫。
  碧海和比肩王一邊交手一邊向著高空飛去,很快就飛上了萬米高空中,變成了兩個小白點,他們都怕戰斗余波會傷及太多的人,從而引來天人五衰哦降臨,因此都將戰場轉移向遠處。
  由二十多個頂尖傭兵團組成的滅焰聯盟的人依然在和烈焰傭兵團廝殺,而那些來自天元大陸各個家族的強者皆是站在遠處觀望,誰都沒有插手干預的想法。
  滅焰聯盟和烈焰傭兵團無論是人數還是實力都有著難以彌補的差距,因此雙方的大軍剛交戰沒多久,烈焰傭兵團就已經落入了下風,被比他們多上數倍的敵人給死死的壓制,死傷慘重。
  鳴東,小胖,王逸風,獨孤峰等幾人也在奮力殺敵,不斷的將身邊一名名滅焰聯盟的人斬殺,不過他們幾人當中表現的最為突出的就屬鐵塔了,只見鐵塔渾身浴血,他那魁梧的身板站在人山人海中依然是那么的醒目,宛如一座移動的小山。
  鐵塔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碎,他手中的巨斧已經被鮮血染紅,正不斷的滴著一滴滴殷紅的血液,隨著他的巨斧每一次劈出,都能將數名滅焰聯盟的人斬殺,無人能擋住鐵塔的一斧之威。
  鐵塔就仿佛是一個收割機似地,獨自一人在滅焰聯盟的人群中殺個七進七出,死在他手中的人已經不計其數了,而在他的身后,全部是一條條完全以尸體鋪砌而成的道路。
  鐵塔不僅實力極強,而且他肉身的防御力也近乎變態,面對四周的攻擊他根本就不閃不避,完全以自己的身體去承受,強如大地圣師的攻擊打在鐵塔身上,竟然破不開他的一層皮,就連天空圣師都很難對鐵塔造成太大的創傷。
  鐵塔的肉身之強大,竟然堪比劍塵當初的混沌之體。
  幾名滅焰聯盟的天空圣師發現了鐵塔的強大,同時聯起手來圍攻鐵塔。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靠近鐵塔時,就被鐵塔一斧頭給全部劈了出去,紛紛口吐鮮血,已經身受重創。
  “這讓有個厲害的,多來幾個人一起干掉他。”有人開始求援了。
  很快就有十幾名天空圣師從不遠處飛了出來,形成天羅地網將鐵塔團團包圍在里面,然后各自發出一道強烈的劍氣射向鐵塔。
  鐵塔神色平靜,他單手握斧,手臂直接輪了一個圓圈,僅僅一斧頭,就輕而易舉的將十幾名天空圣師發出的劍氣給打破,那狂暴的能量余波沖撞在他那雄偉的身軀上,卻根本無法撼動他分毫,他的雙腳就仿佛是扎了根似地,穩穩的站在那里。
  鐵塔腳步狠狠一蹬地面,身子立即以閃電般的速度飛向一名天空圣師,手中那被鮮血染紅的巨斧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直接就是一斧頭劈向那名天空圣師的腦袋。
  這一斧放佛蘊含著某種天地至理在內,帶著一股玄之又玄的道韻從天空中猛然劈下。
  那名天空圣師立即將手中的圣兵高舉過頭頂,抵擋鐵塔這一斧的攻擊。
  “叮。”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只見那名天空圣師的圣兵竟然被鐵塔這一斧給劈碎,而巨斧卻去勢不減分毫,繼續對著那名天空圣師的腦袋劈下,將他整個身軀都劈成了兩半,脆弱如同豆腐。
  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其余十幾名圍攻鐵塔的天空圣師臉色驟然大變,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你….你是圣王強者….”一名天空圣師語氣顫聲說道,在他們眼中,也唯有實力強大的圣王才可以如此輕易的毀壞一名天空圣師的圣兵了。
  “我不是圣王。”鐵塔用他那甕聲甕氣的聲音回答,然后提著巨斧又向著那十幾名天空圣師沖去,斧頭上有淡淡的金光閃爍,每一斧下去,都蘊含某種神秘的天地至理,擁有莫大的威能,即便對方是六轉天空圣師也無法抵擋,連人帶圣兵都被鐵塔一斧頭給劈成兩段。
  轉眼間,十幾名天空圣師就被鐵塔殺了一半,所有人都是被一斧頭給劈死,而剩下的一半天空圣師也都被鐵塔的強大給嚇得肝膽欲裂,開始拼命的逃竄,而鐵塔似乎也認定了他們非殺不可,在后面拼命的追趕。
  “老團長救我們。”幾名被嚇破了膽的天空圣師開始大聲呼救。
  那些沒有參戰的圣王強者立即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一名老者的身軀微微晃動,眨眼見便跨越數里距離來到鐵塔面前,一臉冷酷的盯著鐵塔,道:“閣下好身手,不過烈焰傭兵團氣數已盡,何不來我們滅焰聯盟,以閣下的能力,定然能享受崇高的待遇。”
  對于老者那拉攏的話語,鐵塔是充耳不聞,二話不說,直接就向著老者劈出一斧。
  那名老者面色一冷,意念一動,鐵塔身體周圍的空間剎那間凝固了起來,將鐵塔那魁梧的身軀禁錮在里面動彈不得分毫。
  “圣王之下,皆為螻蟻,老夫要想殺你易如反掌,只是看你實力不弱,起了愛才之心,這才留你一命,你考慮的怎么樣,是否愿意加入我們。”老者神態倨傲的說道,看向鐵塔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
  以他圣王強者之尊,的確不把實力僅在六轉天空圣師境界的鐵塔放在眼里。
  鐵塔臉色嚴肅,旋即仰天發出一聲怒吼,頓時有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就連被他握在手中的斧頭,都散發出一層朦朦朧朧的金色光輝,雖然很淡,但比先前斬殺那幾名天空圣師卻要強上一些。
  鐵塔被禁錮的身體突然動了,在這一瞬間,他的身體似乎完全不受那凝固空間的影響,只見他斧頭高高舉起,單手握斧被他改為雙手握斧。
  頓時,一股難以言明的浩瀚氣息從鐵塔身上散發出來,在這一瞬間,鐵塔仿佛與巨斧融為了一體,化為了一個整體,這一刻,他這種姿態,似乎蘊含著某種難以言明的神韻,與天地遙相呼應,獲得了一絲源自于天地的神秘力量。
  鐵塔一步踏前,高舉過頭頂的巨斧化為一束金芒,直接無視那名圣王強者凝固的空間,以快若閃電般的速度劈下。
  “怎么會這樣。”那名圣王強者大驚失色,一名實力明明只有六轉天空圣師的人竟然能夠無視他凝固的空間,這讓他感到難接受。
  不過更讓他感到難以置信的是,他竟然從鐵塔這一斧中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
  那名圣王強者反應也是很快,不敢大意,一柄通體火紅的砍刀瞬間出現在他手中,帶著一層無形無態的天地之力迎向鐵塔砍來的巨斧,
  /.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