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1032 彩云的情

read_content_up;扎彩云埋藏在心中已久的真情終于毫無保留的爆發了出來,那刻骨的柔情,以及一顆始終不變的癡心,深深的沖擊著昊無的一顆心,讓他的心不住的顫抖。kanmaoxian.com
  “彩云,是我沒臉來見你啊,我沒臉來見你,是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昊無神情也是充滿了悲痛,閉著眼睛發出痛苦的聲音。
  殷紅的鮮血從扎彩云嘴角不停的流淌而出,扎彩云慢慢的抬起了那潔白如玉的手掌輕輕的撫摸昊無那充滿剛毅的面龐,一雙美目中早已不具先前的冷漠無情,被一片綿綿柔情所取代,輕聲道:“昊無,我不怪你,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怪過你,更沒有生你的氣,因為那時候的你在家族面前,還是毫無反抗之力,就連我也擺脫不了家族的命運安排。”
  “不過現在不同了,現在我們都擁有了強大的實力,在家族面前我們都擁有了話語權,擁有了決策權,昊無,你知道嗎,這些年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你,一直想和你在一起,仗劍天涯,過從前那自由自在的日子,現在,你還愿意和我在一起嗎。”扎彩云目光癡癡的望著昊無,充滿了期待。
  在這一刻,高空中變得出奇的安靜,除了那呼嘯的狂風外,就只有昊無和扎彩云兩人的聲音了。
  神之城八大家族的圣王強者紛紛從遠處飛了過來,停留在遠處默默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一個個神色都變得十分復雜,更有不少人看向扎彩云的目光乖乖的。
  他們當中很少有人知道扎彩云曾經的往事,見扎家實力最強的老祖扎彩云竟然對昊無用情如此之深,數千年都不曾變心,一個個都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在扎彩云那冷漠的外表之下,卻隱藏著這樣一段故事。看‘毛.線、中.文、網
  扎彩云的祖爺爺扎菲摩爾和扎家數名圣王強者站在一起,也是神情無比復雜的盯著扎彩云和昊無兩人,夾雜在其中的還有深深的悔恨。
  當年,就是他不顧扎彩云的苦苦哀求,強行讓扎彩云和昊無分開,因為那時候的昊無還只是一名天賦不錯的傭兵罷了,居無定所,在天元大陸上四處流淌,在身后也沒有任何的背景,如此的人物怎會被掌控天元大陸上七大超級主城之一的扎家看重。
  而扎彩云,卻是扎家內最為杰出的人,天賦異稟,聰明伶俐,而且容貌更是天姿國色,被扎家上代老祖視為掌上明珠,寵愛有加,扎家怎么將如此優秀的族人下嫁給一個居無定所的傭兵,因此才發生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只是,讓扎家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時候在他們眼中只能算是天賦不錯的傭兵潛力竟然如此巨大,數千年后,就成為了天元大陸上局指可數的蓋世強者,成為了一名讓他們扎家都不得不重視的頂尖強者。
  只是,曾經他們扎家有太多對不起昊無的地方,過錯已經產生,很難避免,因此,昊無雖然一直都呆在神圣帝國,但和扎家之間的關系卻是極為的微妙,似敵非敵。
  而且,扎菲摩爾心中還清楚,以昊無的人脈關系,在多年前就擁有報復扎家的能力了,只是他一直沒有這么做,一切,都是因為扎彩云。
  劍塵已經收回了帝王神器,如同一個普通人似地懸浮在高空中,以復雜的目光靜靜的看著昊無和扎彩云二人,眼中光芒閃爍,不知在想著什么。
  瑞金,紅蓮,黑魚和血劍門四大護法皆是無話,和劍塵站在一起。
  聽了扎彩云這句話,昊無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許久都沒有回答。
  扎彩云盯著昊無看了良久,最終露出失落之色,眼中的淚水更是不受控制的滾落而出:“昊無,我知道你心中還是愛我的,一直都愛著我,對不對。”
  昊無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你之所以不愿和我在一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你的女兒嗎,你怕你的女兒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是嗎。”扎彩云的語氣中充滿了傷痛。
  “對不起,彩云。”昊無輕輕的撫摸著扎彩云的臉龐,內心中也是充滿了痛苦,他心中明明一直深愛著彩云,但是卻因為某些原因,讓他不能和自己心愛是人在一起,甚至整整三千年都沒有相見一次。
  扎彩云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帶著一絲滿足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輕聲道:“昊無,雖然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但是能再次感受到被你抱在懷里的感覺,我已經感到很滿足了。”話音一落,扎彩云身軀突然劇烈一顫,立即有一大口血霧從她口中噴灑而出,臉色也變得更加的蒼白了,神情萎靡,奄奄一息。
  昊無臉色大變,那緊閉的眼睛剎那間睜開,難以置信的盯著扎彩云驚呼道:“彩云,彩云你干什么,你竟然震斷了自己的心脈,你怎么這么傻。”
  “既然活著是代表著痛苦,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總比活著日日受到煎熬要好,昊無,希望我們來生再聚。”扎彩云面若死灰,現在她已經生出了求死之心,再也沒有任何一絲求生了。
  旋即,一團淡淡的虛弱從扎彩云的腦袋上冒出,她正以秘法燃燒自己的元神。
  “彩云,不要啊,你不要做傻事….”昊無大驚失色,事發太突然了,讓他手足無措。
  “彩云,快停下來。”扎菲摩爾也臉色大變,發出急促的驚呼聲。
  “老祖宗…”扎家一群圣王也是紛紛大驚,發出悲痛的驚呼聲。
  站在遠處的劍塵臉色也是微變,立即轉頭對著瑞金說道;“瑞金前輩,請你出手阻止她。”
  瑞金微微點頭,悄無聲息的來到扎彩云面前,直接一掌拍向扎彩云的腦袋。
  “不要傷害彩云。”昊無以為瑞金要殺彩云,隨著一聲爆喝,立即出手想要擋住瑞金這一掌。
  “如果不想讓她形神俱滅的話,就不要插手。”瑞金一聲低喝,左手變換手印,瞬間施展龍族秘法禁錮了昊無,而右掌卻毫不留情的拍在扎彩云的腦門上。
  扎彩云腦袋上冒出的虛火頓時消散,她的元神已經停止了燃燒,她自尋短見的行為,已經被瑞金硬生生的從中打斷,不過元神卻受到了極大的創傷,陷入了昏迷當中。
  昊無很快就恢復了自由,他抱著扎彩云迅速后退,遠遠和瑞金拉開距離,神情焦急的盯著彩云不停的搖晃著扎彩云的身軀:“彩云,彩云,你怎么樣了,你怎么樣了。”
  扎菲摩爾也來到了昊無的身前,神情悲痛,滿臉痛苦的看著陷入了昏迷中的彩云,心中對自己當年做出的決定后悔不已。
  “她的元神受創極為的眼中,已經昏迷了過去,在加上她一心尋死,恐怕短時間內是無法醒過來。”瑞金目光深深的望著扎彩云,語氣淡淡的說道,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