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七章無奈妥協(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六章獲取神晶的方法(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第五殿主的承諾(10-28)     

混沌劍神1047 驚現皓月仙子一

read_content_up;隨著六道神拳轉移攻擊目標,那來自于天地間的可怕威壓也是狠狠的壓在邪王和幽月兩人身上,邪王面色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六道神拳畢竟是圣階戰技,這一拳的威勢已經達到圣皇界限了,以他圣王九重天的實力要想抵擋起來,也是無比的艱難。看‘毛.線、中.文、網
  “啊。”邪王仰天發出一聲爆喝,一股澎湃的水藍色光芒從他體內瘋狂的宣泄而出,然后盡數凝聚在他的一根手指上向著轟擊而來的六道神拳點去。
  只見一道莫約拇指大小的指勁散發出璀璨藍芒洞穿了虛空,帶著一絲絲毀滅氣息向著六道神拳射去。
  這是邪王從八荒大帝的修煉功法上參悟而來的一種強大的攻擊神通,其威力雖然比不上圣階戰技,但也達到了亞圣階戰技的程度了。
  幽月被兩個六道神拳鎖定,承受的壓力更加的龐大,以她那還不到大地圣師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抵擋,立即是臉色一白,已經有一絲絲鮮血從嘴角流淌而出,六道神拳還并未攻擊到她,僅僅是那可怕的威壓就讓幽月受創了。
  轟鳴巨響聲傳來,邪王打出的那一道指勁與六道神拳撞擊在一起,威力達到亞圣潔戰技的指勁終究不如真正的圣階戰技,剛一相觸就被打散,而六道神拳卻是速度不減分毫的繼續打向邪王,不過威力卻已經減弱了不少。
  “碰。”威力減弱了大半的六道神拳狠狠的砸在邪王身上,將邪王如同一個是沙包似地打飛了出去,口中噴血狂噴。看.毛.線.中.文.網
  一陣刺目的金芒從幽月的頭頂上傳來,一直懸浮在幽月頭頂的圣器驟然變大,短短一瞬間就變成一個足有三十米高的金色寶塔擋在幽月面前,替幽月承受了六道神拳的攻擊。
  轟,轟。
  隨著兩聲劇烈的轟鳴聲傳來,兩記六道神拳全部都打在圣器身上,沒有撼動圣器一分一毫,圣器的堅固根本就不是圣階戰技所能毀壞的。
  幽月盡管有圣器庇護,但依然阻止不了眾人對權杖的貪婪之心,在四面八方已經有好幾十名圣王強者一個個紅著眼睛氣勢洶洶的向著幽月沖了過來,若是在平日里,他們或許會因為對劍塵的忌憚而不敢傷幽月一分一毫,但此時在天大的誘惑面前,他們許多人都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主母,快扔掉權杖進入圣器空間,只有這樣我才能保住你的絕對安全。”器靈的聲音在幽月耳邊響起,雖然器靈在圣器空間是一名圣帝,但是他卻因先天所限,能力受到了很大的約束,對外的能力十分弱小,要想保護在外面四面受敵的幽月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幽月一臉猶豫的看著手中這柄權杖,目光中露出一絲不甘之色,并不是她貪婪這柄權杖,而是在這柄權杖之中,或許就隱藏有救出劍塵的方法。
  “主母,先放棄權杖進入圣器空間里,不要擔心皓月神殿的事情,在瑞金那里還有一招最厲害的殺手锏。”器靈焦急的催出道。
  聽了這話,幽月終于下定了決心,銀牙一咬,手一甩,就要把手中的權杖扔出去。
  “你如果扔了月神權杖,那你就永遠也救不了你想救的人了,你可要考慮好了。”就在這時,一道悅耳的女聲在幽月耳邊想起。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幽月心中一驚,但旋即就立即握緊手掌,將差一點就扔出去的權杖捏的緊緊的,一雙美目帶著吃驚之色掃向四周,似乎想要找出說話的人究竟是誰。
  “你沒有把月神權杖扔出去,你已經做出了選擇了,放心吧,你會沒事的。”幽月的耳邊再次傳來了同樣的聲音,聲音虛無縹緲,只有幽月一人能聽見,根本就分辨不出是從什么地方傳來的。
  突然間,被幽月握在手里的權杖爆發出一股無比強盛的月光,一股十分可怕的能量沖擊波從權杖上爆發出來,好似形成了一股狂風暴雨瘋狂的掃向四周,將周圍那些所有沖向幽月的圣王強者全部都給遠遠的掀飛了出去,就連懸浮在幽月頭頂的圣器都沒有幸免,被這股強大的能量沖擊波遠遠的撞飛了出去。
  從權杖上爆發出來的能量沖擊波根本就不分敵我,除了幽月之外,場中的所有人,包括小白虎,邪王和圣器都給遠遠的掀飛了出去。
  眨眼間,以幽月為中心,方圓數百米內都沒有一個人影了,被強盛月光包裹住的她似乎成為了場中的唯一。
  幽月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她實在是難以想象先前一直都顯得非常安靜的權杖竟然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這讓她感到難以置信。
  還未等幽月回過神來,她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緊,已經在一股神秘力量的包裹下凌空飛了起來,飛快的向著懸浮在大殿最里面的那個寶座飛去。
  “快阻止她,她一旦獲得了皓月神殿,我們就沒機會了…”一名被能量余波沖得遠遠的圣王發出急切的大叫聲,然后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幽月沖去,想要阻止幽月接近寶座。
  其余的所有圣王強者也紛紛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了,他們誰都想獲得皓月神殿,都不會允許幽月拿走了令他們垂涎不已的寶物,紛紛加入了圍堵幽月的行列中。
  可怕的能量余波傳來,所有圣王強者全部都全力出手,各種各樣的強大攻擊從四面八方發出,紛紛指向幽月。
  幽月的整個身體都被權杖散發出的濃郁月光給包裹在內,當那些圣王強者的攻擊打在這一層月光上時,紛紛自行崩潰,已經傷不到被月光籠罩的幽月了。
  幽月在月光的保護下盯著密集的攻擊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寶座上,然后手持權杖就這么在寶座上坐了下來。
  就在幽月剛剛坐下來時,寶座周圍的空間就在劇烈的抖動了起來,景象一陣模糊,寶座和幽月在眾人的視線中都是朦朧不清,當空間恢復正常時,只見原本坐在寶座上的幽月已經消失不見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