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第五殿主的承諾(10-24)      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第六神殿(10-24)      第兩千八百一十三章無所畏懼(10-24)     

混沌劍神1530 打不死的小強

七彩吞天獸已經不在是一個拳頭大小的小獸,而是化為了一只足有三丈大小的巨型飛天蟻,周身閃爍著赤,橙,黃三色光芒,正在與一名圣棄界納源強者大戰,打的天地轟鳴,異常的激烈。看.毛.線.中.文.網
  與七彩吞天獸大戰的那名圣棄界納源強者心中是越來越心驚,他活了數萬年時間,什么樣的魔獸沒有見過,即便是沒有親眼所見,但也在圣靈殿中翻越過無數古老的典籍,但是他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兇猛的一頭兇獸,竟然以還不到圣帝巔峰的實力,就能和實力達到納源中期的自己打的平分秋色,如此戰力的魔獸,即便是在圣靈殿的古老典籍中都沒有記載。
  而且最讓他心驚的是,他與七彩吞天獸大戰已經用盡了全力,但他卻感覺這七彩吞天獸似乎還有一些余力,在交戰之余,那雙充滿靈慧的靈動之眼不時的掃向遠處的一名女子。
  天外虛空之中,震耳欲聾的轟鳴之音更是猛烈無比,其激烈程度遠遠在天元大陸之上,只見在那一片黑暗,唯有點點星芒灑落的虛無空間,紫青兩色光芒在極盡綻放,渲染了整片天宇,迸射出無比凌厲的沖天劍芒與一團烏黑的光芒接連不斷的碰撞,更是有一把巨大的鐵錘虛影不斷的幻化,砸在虛空之中,爆發出毀天毀天滅地之威,崩碎了天宇,打裂了虛空,讓那猛烈顫抖的虛空出現了一道道足有數千丈之長的可怕裂縫。
  劍塵與熊忠,小靈與公西冥這四名歸源強者正在虛空之中大戰,無比的激烈,讓空間破碎,日月無光,諸天星辰都是一陣暗淡,尤其是劍塵與熊忠,兩人間的戰斗已經達到白熱化的地步了。
  虛無中,一只巨大的白虎出現,散發出龐大的威壓,宛如獸神降臨一般,帶著一股睥睨天下之勢直接向著公西冥殺去。看‘毛.線、中.文、網
  這白虎并非實體,身軀完全由能量凝結而成,看上去透著幾分虛幻,正是小靈施展的九神訣。
  對面,公西冥神色凝重,他從這虛幻的白虎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脅,這股威脅遠遠的強于小靈,當下不敢有絲毫大意,手握足有三丈之長的龍槍刺向虛幻的白虎。
  這一槍,速度快的不可思議,隨著這一槍刺出,槍尖處的空間頓時如鏡子般破碎,恐怖的能量彌漫,威勢更是滔天,帶著一股冰冷的蕭殺之氣直奔白虎頭顱而去。
  公西冥雖然看上去蒼老的不成樣子,臉上的皺紋都已經擠成了一團,宛如一個即將入土的老人,但他的實力卻要比乘靜云還要強上三分,歸源中期境界,幾乎已經走到了盡頭,處于突破至歸源后期的臨界點。
  “九神訣,,封天地。”
  就在這時,小靈雙手接引,隨著一聲低喝聲,公西冥身體周圍的空間剎那間凝固了,將公西冥的身體禁錮在里面,就連他刺出的那蘊含可怕力量的一槍都是戛然而止,同樣被凝固在那里難以動彈。
  這封天地雖然和圣境界掌握的空間凝固看似相同,但兩者之間的威力卻決不能相提并論,封天地屬于九神訣的九大秘術之一,乃是當年莫天云親自傳下,九種秘法中的任何一種,威力都要強于圣階戰技,即便是實力達到歸源境界的小靈施展起來,都擁有神秘莫測的威力,不像圣階戰技那般,對于踏入源境的強者來說完全無用。
  在公西冥身體被凝固的剎那,巨大的白虎也發出震天的咆哮之聲來到公西冥面前,一只虎爪高高抬起,宛如一座大山似得向著公西冥鎮壓而下,這一爪,帶有神秘莫測的偉力,虎爪壓落間,空間好似都受到了一股大力的擠壓,變得無比的沉重。
  位于下方的公西冥感受最為強烈,他感覺自己頭頂的虎爪在這一剎那間仿佛化為了一座大山,帶著浩瀚而磅礴的威勢當頭壓下,不僅讓自己身體變得無比,并且隨著虎爪的壓下,他體內的能量運行起來都出現了一絲停滯,且,這停滯之感隨著虎爪的接近而變得愈加的強烈,讓公西冥懷疑當這虎爪完全壓下時,自己體內的能量是否會被封印一般無法操控了。
  “好強大的神通,先是禁錮老朽的身體,讓老朽無法動彈,然后又用這頭白虎試圖鎮壓老朽,不過所幸施展這神通的人實力不如老朽,否則的話,老朽今日恐怕還真要吃一個大虧。”公西冥那雙渾濁的老眼中,突然迸射出炯炯神芒,猶如兩站火炬一般耀眼,驟然,一股沉悶的雷鳴之音從公西冥身上傳來,只見在公西冥身上,突然迸射出無窮電芒,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閃現出的光芒,更是如一輪烈日那般妖艷,將整片天地都渲染成一片白晝。
  在這電芒的肆虐之下,禁錮公西冥的九神訣力量驟然崩潰,公西冥整個人都被包裹在一層強大的閃電之中,長槍槍頭一轉,直接向著頭頂壓下的巨大虎爪刺去,爆發出轟鳴之音。
  同一時間,劍塵的紫青雙劍也爆發出極致力量,刺入了熊忠的胸膛,四尺長的紫色長劍完全刺入熊忠體內,從前胸洞穿了后背,只有一個劍柄留在了外面。
  而劍塵也遭受了重創,左肩被熊忠的鐵錘砸中,不僅讓劍塵整條左臂化為了血霧,就連左半個身軀都開始龜裂,變得血肉模糊。
  劍塵與熊忠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大,再加上兩人一上來就是全力出手,都是抱著在最短的時間內斬殺對方的心態,因此他們兩人受傷也是最為嚴重,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特別是熊忠,體內有劍道的規則之力在肆虐,給他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傷勢,已經傷到了本源,臉上已經透著一絲虛弱之色。
  劍塵口中吐血不止,臉色更是蒼白如紙,但他雙眼卻依舊神光如電,沒有絲毫虛弱的姿態,他以元神掌控青索劍刺向熊忠的眉心,想要徹底結束這一場戰斗。
  “莫非這劍塵就是打不死的人嗎,他本身的實力明明遠不如我,但在承受了我這么多次重擊后,竟然還如此的生龍活虎。”熊忠心中暗罵,戰斗在這一步,連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這名踏入了歸源中期的強者,在戰斗持久性上遠遠不如劍塵。
  甚至劍塵在熊忠眼中,已經成了殺不死的人,因為他恢復力實在是太強了,并且體內的力量似乎無窮無盡,根本就用之不竭,他熊忠根本就耗不起。
  ...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