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2)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2)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2)     

混沌劍神1668 昏迷

劍塵軟綿綿的躺在地上,臉色一片蒼白,非常的虛弱,玄劍氣的威力雖然很強,但是施展玄劍氣對他來說卻絕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此刻的他就感覺自己的元神之力已經完全被掏空,大腦中傳來強烈的昏沉之感,夾雜在其中的還有點點刺痛,就連他的意識也變得模糊了起來,隨時都會昏迷過去。看.毛.線.中.文.網
  施展玄劍氣,消耗更多的是他的元神之力,倘若他在巔峰狀態時施展玄劍氣倒還不至于將他的元神之力消耗一空,但之前的大戰,特別是入魔之后,都對他的元神之力造成了一定的消耗,這才導致最后關頭他施展玄劍氣時,元神之力險些不夠用。
  劍塵意識模糊的望著已經逃得無影無蹤的灰袍老者,終于堅持不住了,腦袋一沉,昏迷了過去。
  沈劍不知道陸家是否還有其余的神境強者追擊而來,現在劍塵昏迷,他又遭受重創,倘若再生波折,那他們兩人今日都有可能會隕落在這里,因此他一手抱著劍塵,已經施展此時能達到的最快速度逃離這里。
  沈劍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十分緩慢,他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并且又是被天神境強者打傷,這就使得他身上的傷勢恢復的愈加艱難,盡管服下了療傷圣藥,但也僅僅是止住了身上傷勢的繼續惡化,并且在他的傷口處,還隱隱有紅芒在閃爍。這紅芒,是天神境灰袍老者打傷沈劍時,殘留在沈劍傷口處的神火法則之力。
  法則之力,是比之本源之氣都還要強大一個層次的力量,是神境的象征,倘若尋常源境強者被法則之力打傷,那足以致命。但沈劍由于同樣掌握了劍道法則之力,并且在法則感悟上并不比灰袍老者弱,因此灰袍老者的神火法則之力對沈劍構成的威脅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巨大,甚至這股殘留在沈劍體內的神火法則之力在沈劍劍道法則的壓制之下,已經無法對他構成進一步傷害了。看‘毛.線、中.文、網只是他現在急于逃命,根本就沒有多余的力氣去解決這些神火法則,只能暫且的將其壓制。
  沈劍低頭看了看被他夾在腋下的劍塵,當他發現劍塵傷口上的神火法則之力正在逐漸的變淡時,神色間頓時流露出一抹驚異和羨慕之色,驚嘆道:“真不知道你修煉的究竟是何種功法,竟然有這么強大的體魄和恢復能力,僅僅是靠肉身的恢復能力,就將神火法則給耗盡了。”沈劍已經不止一次的陳贊過劍塵的混沌之體了,當初劍塵實力連熊忠都略有不如,卻硬是憑著強大的體魄和逆天的恢復力將熊忠給擊退,后來他與劍塵在天外虛空一戰,將月星都給大成了兩半,那個時候他的實力明明高于劍塵,可劍塵同樣憑著混沌之體的強大和他打了個旗鼓響單,最終以兩敗俱傷收場。
  而現在,他的混沌之體超強的防御力以及恢復能力,更是趕上了殘留在他傷口上的神火法則對他構成的傷害,甚至憑著肉身的恢復能力,還將神火法則的力量一點一點的耗盡。
  沈劍帶著劍塵從白天飛到黑夜,又從黑夜飛到天明,一天一夜的飛行,連沈劍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跨越了多么遙遠的距離,他只知道自己已經跨越了那片平原。
  在圣界趕路遠比天元大陸困難許多,不僅速度受到了限制,并且消耗也是非常之大,沈劍先是經歷一番大戰,然后又遭受重創,在經過這么長時間的跋涉之后,已經難以繼續支撐下去了,最終在一個小湖邊上停了下來。
  “必須要盡快的把傷口上殘留的神火法則之力清除掉,不然傷口無法愈合。”沈劍無力的躺在地上喘息著,已經沒有力氣繼續趕路了,然后立即閉上了眼睛,全力調動劍道的規則之力開始清除傷口上的神火法則。
  神火法則在沒有后生力量的情況下根本就不是沈劍劍道法則的對手,很快就被完全的清除了出去,而沈劍在清除了神火法則之后,也是腦袋一沉,昏睡了過去。
  不久之后,突然有一陣破空聲從高空中傳來,只見一個足有百丈長的飛行法寶從高空中飛過。
  在這飛行法寶上面,有數十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面無表情的分布在四周,如護衛一般守衛者這里,每一人都擁有不弱的氣息,竟然全部都踏入了源境界。
  而在這飛行法寶的最前方,正站著兩名衣著華貴的女子,兩人都美若天仙,擁有著讓百花都為之失色的絕世容顏,但從她們二人的神態與目光中,卻不難看出其中一人成熟而穩重,另一人則是充滿了一股調皮與活潑。
  “惜雨姐姐,我們還有一天的時間就要回到墨府了,已經好幾年沒有見到爹爹了,真的好想念爹爹啊,想要快一點回到墨府,不知道我為爹爹精心準備的禮物爹爹喜不喜歡。”那名神態間充滿活潑與調皮的女子脆生生的說道,神態間流露出一絲依戀之色。
  被稱為惜雨的女子微微一笑,道:“義父是那么的疼愛你,你精心為義父準備的禮物,義父怎么會不喜歡呢?倒是你,墨顏,數年前極微劍宗的少宗主前來向你提親,你考慮的怎么樣?”
  “哼,我才不要和那個極微劍宗的少宗主結為道侶,惜雨姐姐你不知道,我可討厭那個少宗主了,一看見他我就感覺全身不舒服,要我做他的道侶,那我還不如直接死了算了。”墨顏皺著眉頭,憋著嘴說道,一談起極微劍宗的少宗主,她的神色間就流露出一絲毫不掩飾的厭惡。
  “現在陸家與安道家族是越走越近了,我們墨府如果在不拉幫結派,那對我們將會很不利,義父同意你與極微劍宗的少宗主聯姻,也是為了拉攏極微劍宗,畢竟極微劍宗也有一名天神。”惜雨輕嘆道,神色間充滿了一股無奈。
  “我才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與極微劍宗的少宗主結為道侶。”墨顏輕哼道,帶著一抹任性。
  “咦!”突然,墨顏目光一凝,盯著下方的大地,說道:“惜雨姐姐你看,下面有兩個人受傷了,我能感覺到他們還有氣息,我們下去把他們救上來吧,你看他們全身都是血,實在是太可憐了。”墨顏的目光中露出不忍之色,夾雜在其中的還有一些憐憫和同情。
  惜雨目光平淡的掃了眼下方,并不為所動,反而對著墨顏說道:“墨顏,我以前給說的話難道又忘了嗎?在圣界中到處都有廝殺,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絕非你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以后你如果在圣界中行走,這類的場景你會見得更多。不是什么人都能救得,有些人你救了他,他不僅不會感激你,反而會在關鍵時刻背后捅你一刀,還有一些人如果救了他,甚至會給你自己以及家族招惹天大的麻煩。”
  墨顏抱著惜雨的一條手臂,撒嬌道:“知道啦知道啦,但是惜雨姐姐,你看他們真的好可憐啊,身上流了那么多血,而且這外面又不安全,他們躺在這里一定會被一些猛獸吃了的,我們還是幫幫他們吧,大不了等他們傷好以后自行離開。再說了,惜雨姐姐你還不是我爹爹從外面救回來的嗎?”。
  惜雨用手指狠狠的點了一下墨顏的額頭,道:“真是拿你沒辦法,不過下不為例。”
  ps:這一章補昨天的更新,還有第二更時間恐怕較晚,要十二點后去了。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