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1)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1)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1)     

混沌劍神1671 東安郡

“義父,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難道為了家族,就一定要強迫墨顏做極微劍宗少宗主的道侶嗎?”。看‘毛.線、中.文、網惜雨說道,神情間露出一抹悲傷和無奈,墨顏是她看著長大的,兩人之間的感情就宛如親姐妹一般,她實在不忍心看著墨顏嫁給極微劍宗少宗主。
  倘若墨顏喜歡極微劍宗的少宗主那倒罷了,可墨顏根本就不喜歡那個少宗主,并且還對其是非常的厭惡。
  墨府府主靜靜的站在窗前望著外面的景色,目光深邃,道:“還是勸一勸顏兒吧,如果顏兒實在不愿,那我們墨府就放棄與極微劍宗聯姻。”
  “義父,那萬一陸家與安道家族聯合起來對付我們墨府,那我們又該怎么辦?”惜雨憂心忡忡的說道。
  聞言,惜雨神色一驚,一臉不敢相信的盯著墨府府主:“義父,難道你要”
  “不錯,一旦端木神王玉的消息傳揚了出去,你應該能想到究竟會引起什么樣的轟動,到那個時候,別說是東安郡的所有上等家族都會前來,即便是整個平天神國都有無數強者趕來這里,在這些上等家族面前,陸家和安道家族又算得了什么,希望陸家和安道家族不要把我逼到這一步。”
  劍塵在墨府中安安穩穩的療傷,雖然在墨府內沒有任何地位可言,但劍塵卻是毫不在意,墨府在他眼中,也只是一個過客而已,打算等沈劍恢復之后,便和沈劍離開墨府。看‘毛.線、中.文、網
  沈劍一直昏迷到第三天才悠悠的醒轉過來,很快便從劍塵那里弄明白了這里的情況,然后就立即開始運功療傷。
  在這期間,墨顏也送來了一些療傷藥,雖然效果不是非常的明顯,但依然被劍塵收下了,然后將這些品級并不高的療傷藥統統用在了沈劍身上,加快沈劍的傷勢恢復。
  在沈劍的療傷期間,劍塵也從墨顏的口中了解了一些這塊區域的基本信息,在這方圓數千萬里之內,共有四大頂尖勢力存在,而這四大實力分別為墨府,陸家,安道家族和極微劍宗,每個大勢力中都有一位實力達到天神境界的老祖宗坐鎮,統御方圓數千萬里疆域,存在于這片疆域內的諸多小家族小部落,都附屬于這四大家族,每隔千年都會上貢一片珍寶以及各種資源上來。
  而在墨府,陸家,安道家族,極微劍宗這四大勢力之上的,還有一個東安郡。東安郡,是一塊地域的名字,統御數億里疆域,而墨府等四大家族的領地,則都屬于安東君的勢力范圍。
  “劍塵,快問問這里是圣界四十九州的哪一個洲?亦或者是八十一大星中的哪一個大星?”這時,劍塵腦中傳來了皓月仙子的聲音。
  劍塵立即開口詢問墨顏,不過墨顏聽了之后,卻是一臉的疑惑,道:“什么四十九州?還有八十一大星又是什么?我從來沒有聽說過。”
  “看來她知道的并不多,竟然連圣界四十九大洲,八十一大星都不知道,我們如果想要知道我們現在身在何處,看來還需要去問一問墨府的府主,甚至是墨府的那個天神。只有確定了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我才能找到月神殿的方向。”皓月仙子一臉遺憾的說道。
  此刻,距離墨府足有數千萬里只要,同為這片地域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陸家老祖心有余悸的坐在這里療傷,那張蒼白的臉上布滿了陰沉。
  “我陸家的至寶不是那么好盜的,不管你們背后的勢力是誰,老夫都絕不會放過你們,還有陸飛這個叛徒,若非你已經形神俱滅,老夫非要將你的元神抽離出來,以最殘酷的方式來折磨你,以泄我心頭之恨。”陸家老祖咬牙切齒的說道,充滿了一股森然的殺意。
  忽然,陸家老祖抬起了手,以手指在地面上刻畫了起來,很快就按照腦中的記憶,將劍塵和沈劍二人的畫像給刻畫了出來,同時從自己身上取出兩地鮮血分別滴在劍塵和沈劍的畫像上,頓時畫像上有了他們二人的氣息。
  這鮮血,都是在幾天前的大戰中,劍塵和沈劍兩人殘留在陸家老祖身上的血液,此刻被陸家老祖利用,反倒是成為了尋找他們二人的關鍵之物。
  然后,陸家老祖將刻有劍塵和沈劍二人畫像的石板從地上挖了出來,手一揮,石板便被送入了密室之外,同時用威嚴的聲音說道:“派出全部的人手分散在各處,全力尋找這兩人的蹤跡,一有消息,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我稟告。”
  “是,老祖!”密室外,傳來了一聲低沉的聲音,一道黑影拿著這塊石板便離去,然后以特殊秘法復印了無數份,每一份上都帶著一絲劍塵和沈劍兩人的氣息。
  在這圣界中,要想辨別一個人的身份不僅僅需要面貌,同時也需要一個人的氣息。因為圣界的人口基數實在是太龐大了,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數,這時候,如何辨別一個人,就全靠氣息了。
  人有人氣,妖有妖氣,仙,自然也有仙氣,每一個人的氣息都是各不相同,因此倒也不擔心會出現認錯之類的。
  “安道家族,墨府,極微劍宗,希望幕后之人不是你們,否則,老夫必定滅你等全族,就算幕后之人是東安郡內的那些上等家族,老夫也絕不會讓你們好過。”陸家老祖陰沉的說道,旋即手一翻,立即有一個玉瓶出現在他手中。
  看著這個玉瓶,陸家老祖臉上露出掙扎之色,喃喃道:“我受傷很重,已經傷及了本源,即便是用一些品質不俗的丹藥,怕是短時間內也難以恢復,如果不盡快治好,甚至會留下難以根除的隱疾。看來,我只好提前服用這一顆丹藥了,該死,這可是我從端木神王墓中獲得的最寶貴的東西。”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