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1886 纏龍的生機

“你已經昏迷了百年了,而在這百年之中,也發生了許多事,如今我們已經不在天元大陸了,而是來到了一片層次更高的世界中,這個世界名為——圣界!”劍塵開口說道,將凱亞昏迷之后發生的點滴半點不漏的告訴了他。看‘毛.線、中.文、網
  包括天元大陸與圣棄界的和平,以及隨后出現的滅事惡靈等,就連現在他在圣界創建的天元家族,也是毫無保留的告訴了凱亞。
  凱亞不僅是他的家鄉人,來自同一個界面,并且還被劍塵當成了一個好朋友,因此對于凱亞,他自然是不會有隱瞞。
  在得知自己昏迷期間,前前后后竟然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之后,凱亞陷入了沉默當中。
  對于她來說,這百年時間就宛如一場睡夢一般,過的毫無知覺,一覺醒來,世間卻滄海桑田,變幻萬千,她顯然還需要時間去消化,去接受。
  “沒想到,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竟然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之中。”凱亞低聲呢喃,神情有些低落,也有些傷感。
  她的腦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她曾經在天元?
  >
  ??陸海域的生活場景,想起了她那已經滅亡了家,想到了她那已經隕落的父親。
  她知道,來到圣界之后,今后怕是很難回去了,即便是能夠回去,那也不知要等候多么漫長的歲月。
  察覺到凱亞的傷感,七彩吞天獸撲閃著翅膀飛到凱亞的肩上,用它那小小的腦袋輕輕的摩擦著凱亞的臉頰,以自己的方式安慰凱亞的情緒。
  “劍塵,謝謝你救了我,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凱亞對著劍塵說道,她的語氣很輕,帶著一股淡淡的傷感。
  劍塵點了點頭,沒有打攪凱亞,退出了這間密室。
  同一時間,在距離平天神國十分遙遠的天月皇朝內,皇城中一處最為豪華的客棧中,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白發蒼蒼的老者正盤膝坐在一間豪華的天字客房內,手中拿著一面不過巴掌大小的青色羅盤在研究。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劍塵的實力已經越來越強,他的進步速度之快,放眼整個圣界都是少有人能及,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恐怕劍塵踏入神王境界的時間比老夫都還要快。這天月皇朝雖說不小,但距離平天神國太接近,看來,老夫還要走的更遠一些才好,甚至是離開云州。”這名老者盤膝坐在床上呢喃自語,眉宇間帶著幾分憂慮。
  這名老者,正是纏龍大師。
  以纏龍大師之能,即便是劍塵的實力比他還要強,他也無需這般忌憚,大不了找一個勢力投靠,然后借這個勢力之手除掉劍塵,這對于他來說,并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可是這些年里,那個被囚困的元神總是在他耳邊喋喋不休的說遇見了未來,看來了自己死在劍塵手中的那一幕。
  若是其余之人如此說,纏龍大師是斷然不會相信的,嗅之以鼻。
  可是這么些年,他漸漸的發現了那個元神似乎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這些年他所說的每一件事,都能真的應驗,這也就漸漸的動搖了纏龍大師的意志,讓纏龍大師錯以為自己恐怕是真的在劫難逃,即便是投靠大勢力,最終也免不了死于劍塵之手的下場。
  因此,現在在纏龍大師心中,只希望距離劍塵越遠越好,希望能躲避將來的劫難。
  這一切,只是因為那個被囚困的元神所說的每一句話,對他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
  “不過現在天魔圣教已經要對付平天神國了,真希望劍塵能死在天魔圣教的手中。”纏龍大師開口說道。
  “纏龍老頭,你別做白日夢了,我看見劍塵與天魔圣教糾纏了諸多因果關系,這之間的復雜,遠遠的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天魔圣教對劍塵來說,是福禍相依,指望劍塵死在天魔圣教手中,做夢。我已經清楚的看到了你的一角未來,無論你作出怎樣的努力,最終的結局都難逃一死。”被囚困的元神說道,他的聲音是直接從空間戒指里飄出來的,如今的它,依然內封印在一面陣旗之中。
  “咦!”
  就在這時,那個元神突然發出一聲驚異聲,旋即就仿佛是吃了興奮劑似得,大聲說道:“變數,變數,出現了變數,纏龍老頭,快去平天神國的東安郡,我在那里看到了你的一線生機,這可是你唯一的希望,你可千萬不要錯過。”
  東安郡,天元家族,惜雨此刻正站在花園之中,出神的盯著這片花海,那孤單而蕭瑟的背影,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憂傷。
  而在她的手中,卻是緊緊的捏著一塊不過三指寬的玉佩。
  玉佩是由不知名的材料制作而成,十分的堅硬,樣式也是精美無比,雕刻有龍鳳圖案,而在玉佩的正中央,赫然刻著“惜雨”二字。
  這玉佩,常年被惜雨帶在身邊,被她視為生命中最重要之物。這些年,她也時常拿著這塊玉佩,來到一處安靜且無人打攪的地方獨自發呆,什么都不去想,就這樣靜靜的呆著。
  她并非是墨府的人,而是在年幼時,被墨府府主從外面撿回來的,那時候的她,還只是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女嬰。
  一直到現在為止,惜雨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是否還存在于世,唯有這塊玉佩,極有可能是她的父母留下來的。
  而她“惜雨”的名字,同樣也是取自于玉佩上的字。
  “你有什么心事嗎?”
  就在惜雨出神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只見劍塵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來到了惜雨的身邊,目光好奇的盯著惜雨手中的那塊玉佩。
  “家主!”惜雨恭聲道,情緒有些低落。
  “我能看看你手中的那塊玉佩嗎?”劍塵說道。
  聞言,惜雨略微遲疑,將手中的玉佩遞給了劍塵。
  劍塵拿著這塊玉佩,在手里翻來覆去的打量著,臉色逐漸的變得嚴肅了起來。
  惜雨情緒低落的說道:“我義父說當初在外面發現我時,這塊玉佩就已經帶在我身上了,或許是我親生父母留給我的。家主,你說他們為什么要狠心的拋棄自己的女兒。”
  “這塊玉佩很不凡,鑄造這股玉佩的材料,雖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卻能一眼看出它的珍貴。”劍塵將玉佩還給惜雨,目光有些復雜的盯著惜雨,說道:“你的父母之所以丟棄你,想必是有不得以的苦衷,或許是正遭受仇家追殺,身不由己才為之。”
  說到這里,劍塵輕輕一嘆,道:“曾經,我的身世與你一樣,是一名孤兒,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漫漫人生路,一直到自己身死的那一刻,都沒有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劍塵的腦中,情不自禁的回想起自己的前世。
  那一世,他孤身一人,憑著紫青劍典的殘卷煉成了獨步江湖的劍法,年紀二十余年,便成為江湖中第一劍神。
  所幸蒼天沒有拋棄他,在他第二世,也就是今生,給了他一個家,讓他品嘗到了家的溫暖。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著劍塵,她沒有想到劍塵居然和她有著一樣可憐的身世,一時間,心中竟生出了一種同命相連的感覺。
  劍塵收斂了心情,從空間戒指里拿出平天神皇給他的聚源花,道:“此花,能聚集天地元氣,惜雨,不久之后怕是有一場大戰,此花你拿去修煉,盡快踏入主神境。”
  “以你的天賦,再加上有我銘刻的劍道感悟,踏入主神境因該不難。”
  惜雨如今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神后期。
  自從劍塵當初銘刻下自己的劍道感悟之后,惜雨的實力便是突飛猛進,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