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第五殿主的承諾(10-24)      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第六神殿(10-24)      第兩千八百一十三章無所畏懼(10-24)     

混沌劍神1942 神音道宗

這兩名中年女子隔著遙遠的虛空盯著上官幕兒,目光中露出驚疑不定之色,其中一名女子開口說道:“這天魔鳴音琴,是當年與三祖性命交修的至寶,更是三祖的身份象征,如今此琴出現在那名女子身上,并且那名女子在音律之道上也有不俗的造詣,莫非她是三祖轉世?”一說起三祖轉世,這名中年女子的神色間便流露出激動和振奮之色,充滿了期待。看‘毛.線、中.文、網
  另一名中年女子目光鎖定在上官幕兒身上,認認真真的打量著,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不,她并非三組轉世,只是一個因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三祖至寶之人。倘若她真是三祖轉世,那天魔鳴音琴的器靈早就蘇醒了,并且已經認主歸宗。”
  “唉,的確不是三祖轉世,她雖然能動用天魔鳴音琴,可天魔鳴音琴的威力,卻是連一絲都沒有發揮出來,并且她與天魔鳴音琴之間,也僅僅是有了一縷聯系,尚未認主。”
  “不過能得到三祖的天魔鳴音琴,也算是她的機緣,同時也是天魔鳴音琴對她的一種認可,此人,理應被我們收入宗門內。”
  說話間,這兩名中年女子已經朝著平天神國的邊境要塞飛去,她們的速度非常之快,只見人影一閃,便已經跨越了十分遙遠的距離,悄然間出現在上官幕兒的面前。
  這兩名中年女子就這么憑空而立,身上收斂了所有的氣息,看上去就宛如一個普通人似地,神識和感知都無法發覺她們的存在。
  她們的目光齊齊凝聚在上官幕兒身上,對于四周的混亂戰場,卻是漠不關心。
  上官幕兒和圣羽等人一眼便看見了這兩名突然出現的中年女子,所有人的神色都是猛然一變,圣羽,瑞金等人立即站在上官幕兒身前,神色間充滿了警惕。
  他們都沒有動手,都察覺到了這兩名中年女子的強大。kanmaoxian.com
  “兩位前輩,不知有何貴干?”上官幕兒開口,雖然在說話,但彈奏的琴曲卻是沒有停下來。
  “孩子,你可知你手中的琴,究竟有何來歷?”一名中年女子開口說道,看向上官幕兒的目光中,充滿了溫柔。
  雖然她是第一次見到上官幕兒,但因上官幕兒手中所持有的古琴,使得她對上官幕兒有著一種親切。
  聞言,上官幕兒目光一凝,她早就知道天魔鳴音琴沒有表面上那么簡單,怕是大有來歷。而聽這名女子的話,似乎知道天魔鳴音琴?
  “晚輩不知,前輩若是愿意,還請告知一二。”上官幕兒說道,一心二用,一邊以琴音擾亂天魔圣教大軍的心神,一邊與兩名女子交談。
  那名中年女子目光落在天魔鳴音琴上,神色間出現一絲追憶,道:“此琴的主人,當年乃是圣界赫赫有名的絕頂強者,同時也是我們神音道宗的三大老祖之一,被我們稱之為三祖。”
  上官幕兒沉默了片刻,道:“不瞞前輩,這天魔鳴音琴,乃是小女子當初在下界時偶然所得,既然這是貴宗三祖之物,那等此戰事了,小女子會將此琴歸還給貴宗。”
  說出這番話,上官幕兒也是無奈之舉,眼前這兩名女子的實力深不可測,她們若是要強硬搶奪,那這天魔鳴音琴,她也是保不住的。
  先前說話的那名中年女子微笑的搖了搖頭,道:“我們偶然經過此州,意外發現了三祖當年的性命交修至寶,因此才來看一看,并非是要收走這天魔鳴音琴。”
  “這天魔鳴音琴頗為的特殊,乃是三祖用自身的本命之火孕育多年,才從一把凡俗之物慢慢的蛻變而成,承載著三祖的部分精氣神,因此才使得這天魔鳴音琴似圣器,卻又非圣器,似神器,卻又非神器。”
  “只是后來,隨著三祖的隕落,這天魔鳴音琴也消失了,原本我們以為天魔鳴音琴隨著那一場大戰而毀滅,沒想到今日能在這里再次遇見三祖的至寶。”
  說到這里,那名女子的語氣一頓,目光炯炯有神的盯著上官幕兒,道:“你既然能從下界獲得此琴,說明你與此琴有緣,也是與我們神音道宗有緣。盡管我神音道宗收徒極為的嚴格,并且還要通過重重選拔,但你因獲得了三祖的天魔鳴音琴,因此可以直接拜入我們神音道宗。”
  這時,另一名中年女子說話了:“孩子,你準備一下,然后跟我們走吧,回神音道宗。神音道宗位于天火州的中域,距離這云州極為遙遠,以你自己之能,是無法趕過去的,因此,只能由我們帶著你過去了。”
  “不行,你們不能帶著幕兒姐姐走。”圣羽開口了,語氣堅決。
  “兩位前輩,小女子現在要事纏身,無法隨兩位前輩趕往神音道宗,并且,小女子也沒有同意要加入神音道宗。”上官幕兒說道。
  兩名中年女子毫不理會圣羽,對著上官幕兒說道:“你獲得了三祖的至寶,是一定要加入我們神音道宗,并且加入我們神音道宗,對你來說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緣。至于你所說的要事纏身,想必就是這里的戰場吧,這個簡單。”話音剛落,這名中年女子轉頭看向平天神皇與天魔圣教副教主淮安。
  此刻,淮安與平天神皇的爭斗已經到了極為關鍵的時刻了,他們雖然發現了這兩名女子的到來,但是卻根本就無法分心。
  他們之間的爭斗,表面上看風平浪靜,實際上兇險萬分。
  “你們因該是這戰場的幕后之人吧,這盤起也是時候結束了。”這名中年女子說道,她的聲音中,似蘊含了某種神秘的力量,聲音化為了波紋籠罩了兩人之間的棋盤。
  “轟!”
  陡然間,淮安與平天神皇之間的棋盤,直接是毫無征兆的爆裂了,頓時有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撕裂了虛空,直接是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這股能量余波之強,讓主神都感到絕望,即便是神王,都是要面色大變。
  因為這是兩位始境強者經過長時間醞釀之后,才爆發出來的恐怖威勢。
  “散!”
  陡然,中年女子神色從容的發出一聲低喝,她的聲音中,似化為了一道天地規則,直接是令的這股毀天滅地的能量余波憑空消散。
  平天神皇和淮安副教主皆是一身狼狽的后退,他們之間的較量,直接是被這名中年女子以強硬手段阻止了。
  平天神皇站在要塞的城墻上,神色凝重的盯著這兩名女子,這名出手的女子實力之強,讓他心驚。
  “天魔圣教云州分教副教主淮安有禮了,不知兩位前輩是?”淮安對著這兩名中年女子抱拳,一臉平靜的說道。
  “天魔圣教?”這兩名中年女子低聲自語,眉頭頓時一皺。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