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1)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1)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1)     

混沌劍神1970 帝后

天外虛空之中,平天神皇與淮安依舊在激烈戰斗,只見虛空中劍氣縱橫,劍意驚天,每一道劍氣都璀璨如瀑,如星河在倒卷,散發出毀天滅地之威。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平天神皇乃是始境強者,劍道境界更是踏入了劍仙境,周身劍氣彌漫,有無數虛幻的神劍圍繞著他揮舞。
  現在的他,看上去就仿佛真的是一位劍中之仙似得,有一種飄飄欲仙的蘊意。
  對面,淮安則是魔氣沖天,掌控黑暗法則,顛覆光明,遮蔽了日月,讓日月星辰都為之暗淡,與平天神皇的劍道法則展開一次又一次的碰撞。
  他們兩人看似大戰的非常激烈,但實際上都并沒有展開生死之戰,但即便如此,那戰斗余波也是毀天滅地,讓虛空都在扭曲,時空都發生了錯亂。
  他們都互相拖住了對方,讓對方都沒精力去顧忌劍塵。
  而平天神皇能夠做到這一切,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對于追擊劍塵的三名神王,他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現在的平天神國,底蘊實在是太淺了,盡管已經有一位始境強者坐鎮了,但神王境依然只有護國大國師一人而已。
  并且,護國大國師還只是神王初期,面對劍塵遭遇的危機,根本就無能為力。
  這時候,劍塵經過傳送陣的中轉之后,已經順利的進入了天月皇朝境內,同樣毀去了布置在天月皇朝的傳送陣之后,他便和凱亞兩人一路風馳電擎的趕往天月皇朝的皇城。
  途中,劍塵再次吞下了一些療傷圣藥,配合著混沌之體的自愈能力,以最快的速度恢復著身上的傷勢。
  凱亞同樣也是一邊吞服著療傷丹藥恢復身上的傷勢,一邊與劍塵以最快的速度趕路。
  “劍塵,我們接下來去哪里?”凱亞開口問道,自來到圣界以來,這是她第一次離開東安郡,并且還是在三名強者的追殺之下逃離出來的,對圣界完全陌生的她,此刻完全沒有了主意。wap.kanmaoxian.com
  聽聞凱亞這話,劍塵微微沉吟,說道:“現在我們被天魔圣教盯上了,天元家族是肯定不能回了。因此,現在我們只有往更遠處逃,徹底的脫離他們的追捕。”
  “我們最大的敵人不是那三名神王,而是天魔圣教三大副教主之一的淮安。雖然淮安被平天神皇牽制住了,但肯定不會長久,因此,我們得想辦法避開淮安才行。”
  說到這里,劍塵眼中光芒閃爍,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旋即露出果斷之色,道:“去血陽皇朝!”
  不久之后,劍塵和凱亞便抵達了天月皇朝的皇都,沒有做絲毫停留,付出了一筆不小的傳送費用之后,便通過天月皇朝皇都的傳送陣前往血陽皇朝。
  血陽皇朝,是南域的霸主,地為超然,他們在南域的權威,就如同北域的惜氏皇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如今,劍塵被天魔圣教副教主淮安盯上了,在這南域中,若說有什么地方能讓淮安這位始境強者都要忌憚的,那也唯有血陽不朽皇朝了。
  與此同時,云州北域。
  惜氏皇朝的皇宮中,在一處栽種了眾多奇花異草的御花園內,此刻正有一名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長得天資絕色的美貌女子,正愁眉苦臉的坐在一處涼亭之中,目光盯著擺放在石桌上的一個錦盒,嘆氣連連。
  這名女子,正是惜氏皇朝的太安公主!
  “唉,都過去這么長時間了,劍塵叮屬我的事情還是沒有完成,這...這該怎么辦呢?”太安公主喃喃說道,雙目有些無神的盯著石桌上的錦盒,滿臉的苦惱。
  “都怪我,當初答應劍塵時沒有考慮那么多,以為這只是一件舉手之勞的事情,輕輕松松就可以做到,可是沒想到真要辦起來,竟然這么困難。以姑姑的脾氣,這個錦盒我恐怕是不能在她面前拿出來了。可是姑父那里,我又一直沒找到機會。”太安公主雙手撐著下巴,有些無力的坐在花園中唉聲嘆氣。
  現在,這個錦盒幾乎是成為了她的心病,畢竟她當初答應過劍塵,如果不能將這個錦盒親自交給帝后或者是大帝,那她將心難安。
  “咦,太安姐姐,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啊,并且還盯著這個盒子發呆,這盒子里裝得是什么啊?”就在這時,一道帶著幾分調皮的嬉笑聲從太安公主身后傳來。
  只見一名身著宮裝,年紀看上去僅有十五六歲,長得古靈精怪的小女孩此刻正站在太安公主的身后,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轉了轉,充滿了調皮與活潑。
  旋即,她一個閃身便來到石桌跟前,一把將擺放在石桌上的錦盒拿在了手里,嬉笑道:“太安姐姐,這盒子里的東西,會不會是你給冰兒準備的禮物啊,冰兒可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這個禮物是什么了。”說著,這名自稱冰兒的小女孩,便是毫不猶豫的將錦盒打開。
  “冰兒,不可,這是別人的東西。”太安公主出言提醒,然而卻已經來不及了,冰兒已經打開了錦盒。
  錦盒內,并沒有什么價值連城的珍寶,僅僅裝有一塊看上去十分普通的玉佩。
  看著錦盒內的東西,冰兒臉上的神情一愣,原本興致勃勃的情緒眨眼間就變得失望之極,她將錦盒內的玉佩拿在手里很是隨意的看了一眼,憋著嘴說道:“這是什么嘛,一塊普普通通的玉佩,竟然還要用這么昂貴的盒子來裝,害得我還以為是什么好東西呢。”
  “冰兒,你怎么這么不懂禮數。”太安公主皺著眉頭,十分不滿的對著冰兒喝訴。但盡管她此刻臉色嚴肅,但目光之中,卻是流露出一絲對冰兒的疼愛。
  說著,太安公主一把從冰兒手中奪過玉佩,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番。
  實際上,在她心里,也是一直對盒子里裝的東西非常好奇。
  畢竟,這是劍塵叮屬過她,要讓她親自交給帝后或者是大帝的禮物,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東西必然非常重要。
  只是,當太安公主望著手中的這枚玉佩時,卻是感到十分的疑惑和不解。
  這玉佩,她一眼便看出并非什么寶貴之物,材質極為的普通,屬于那種扔在惜氏皇朝的皇宮中,都不會有人去多看一眼的凡物。
  唯一還有一點看頭的,便是玉佩上的花紋雕刻的極為精美,只是上面雕刻的“惜雨”兩字,卻是讓太安公主有些不明所以。
  “這就是劍塵讓我一定要親自交給姑姑和姑父的東西?”太安公主心中驚出了一聲冷汗,這一刻,她心中十分慶幸冰兒打開了這個錦盒,提前讓她知道了錦盒內裝著的東西。
  否則的話,要是真的將這一枚普普通通的玉佩送給姑姑和姑爺,那才是真正的糗大了。
  即便是姑姑和姑爺不怪罪,那她也會無地自容。
  “仙兒!”就在這時,一道帶著幾分威嚴的聲音響起,只見雍容華貴的帝后出現在御花園中,朝著太安公主緩緩走來。
  “啊,姑姑!”太安公主心中一驚,回身看著正緩緩走來的帝后,再一想到那被打開的錦盒此刻還擺放在石桌上,這頓時讓她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
  只是,她似乎渾然沒有意識到,錦盒內裝著的那枚玉佩,此刻還被她捏在手里呢。
  “冰兒參見娘娘!”自稱冰兒的女孩此刻也收起了頑劣,畢恭畢敬的對著帝后行禮。
  在帝后面前,她卻是沒有太安公主那般從容,小臉上充滿了緊張。
  帝后目光柔和的看著太安公主,剛要開口說話時,她的目光卻是突然看到了被太安公主捏在手中的那枚玉佩。
  這一看之下,帝后的身軀猛然一僵,臉色也是在這一刻,驟然大變,一雙鳳目仿佛凝固了似地,死死的盯著被太安公主內在手里的那枚玉佩。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