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0)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0)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0)     

混沌劍神2085 老祖召見

“不會的,不會的,這不是真的......”上官幕兒輕輕的搖著頭,失魂落魄,神態間有著難以掩飾的悲痛。kanmaoxian.com
  雖然她不太相信俊空帶來的消息,但她腦中,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當初在云州南域,平天神國與天魔圣教大戰時,劍塵失蹤的那一幕。
  那一戰,打的不可謂不激烈,連作為平天神國頂尖戰力的神王境強者都會隕落,而以劍塵主神境的實力,若是遭遇神王境強者狙擊,還真是兇多吉少,有隕落的危險。
  幾乎是下意識的,上官幕兒心中便認為劍塵多半是在與平天神國與天魔圣教一戰中,出現了令她不敢接受的一幕。
  上官幕兒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一股濃濃的悲傷,自她身上彌漫出來,她的情緒,好似影響了周圍的草木,只見在這山峰之巔四周那脆嫩的青草,在這一刻都宛如失去了應有的光澤,似乎在黯然傷神。
  “幕兒師妹,還是忘記那個人吧,別說他現在已經隕落,即便是他仍然還健在,也根本就配不上你。”俊空站在上官幕兒身邊,語氣溫和,目光中盡是一片柔情。
  他心中也是在暗自興奮,他根本就不知道劍塵是何許人物,同樣也不知道劍塵的任何消息,先前說出的劍塵已死的消息,也是他憑空編造出來的,可沒想到對上官幕兒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響,幾乎是讓上官幕兒信以為真了。
  “沒想到,一句隨口一說的謊言,就在幕兒師妹心中留下了一顆劍塵已死的種子,相信以后,劍塵在幕兒師妹心目中的地位,也會日漸低下,直至被時間沖淡。嗯,我必須要趁熱打鐵,在幕兒師妹的心中,烙印下我的身影。”俊空心中暗暗興奮,已經在心中盤算著,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因該以什么樣的方式來培養他與幕兒師妹之間的感情,讓幕兒師妹心中真正的有自己。
  上官幕兒風姿卓越,冠絕天下,那超人脫俗的氣質,對任何一個正常男人來說,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即便是在神音道宗內身份尊高,受無數女弟子愛慕的俊空,也是被上官幕兒給深深的吸引了,對上官幕兒一見鐘情。看‘毛.線、中.文、網
  更何況,上官幕兒還得到了天魔鳴音琴的初步認可,將來可是繼承三祖衣缽的存在,這更是讓俊空為之傾心。
  忽然間,上官幕兒神色驟然一凝,猛然睜開了眼睛,悲傷之色瞬間消失不見,一雙勾魂奪魄的美眸中,迸射出攝人的光彩,喃喃道:“不,他沒有死,他沒有死,劍塵依舊還活著,我在冥冥之中生出了一種感應,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在某個遙遠的方向。”上官幕兒的語氣充滿了激動。
  聞言,俊空面部表情驟然一僵,一臉不敢相信的盯著上官幕兒,望著上官幕兒那張絕世容顏上流露出的激動和喜悅,這頓時讓俊空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前一刻,他才在上官幕兒心中埋下了一顆劍塵已死的種子,只待這種子生根發芽,徹底的忘記那個叫劍塵的人。然而他卻怎么都沒有想到,上官幕兒在過度的悲傷之下,竟然冥冥中對劍塵生出了一種模糊的感應,瞬間刺破了他的謊言。
  此時此刻,俊空只感覺心中有一萬只草泥馬在奔騰,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就算活著又如何,他與我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幕兒師妹,像他這樣的小腳色,恐怕連我們神音道宗的大門都進不來。”俊空忍不住的說道,心中對那叫劍塵的人,生出了一股濃濃的嫉妒之心,夾雜在其中的,還有一股隱藏在心中的恨意,繼續奚落道:“別說他沒資格進入神音道宗的大門,恐怕他連天火州都來不了,天火州距離云州可并不近。”
  “俊空師兄,你可以小看天下人,但是卻萬萬不可小看他。真要說起來,也因該是我配不上他,而不是他配不上我,只要給他時間,我相信在這世間,沒有幾件事情是他做不了的。”上官幕兒恢復了平靜,語氣清冷的說道。
  “不過一區區主神而已,竟然讓幕兒師妹這般夸獎,不知主神碑上,可有留名?”俊空說道,上官幕兒越是贊譽劍塵,這讓他心中對劍塵的恨意也是越深。
  “老祖曾說,神王座第一,也并非真的神王境無敵,主神碑第一,也并不見得真的是第一,因為在圣界中,也有一些極為逆天的絕世天驕并不在乎這些虛名,從未去闖過主神碑和神王座。”上官幕兒說道,而后語氣一頓,目光微微一瞥俊空,繼續開口:“不過以劍塵的天賦,我相信他修為在臻至神王巔峰時,必定能進入神王座前十之列。”
  俊空的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他乃神王座上的絕代神王,雖然排在后面,但他俊空卻以此為傲。現在他愛慕已久的上官幕兒,卻當著他的面,將她心中念念不忘的那個男人說成有資格名列神王座前十的人物,這不是**裸的打他臉是什么。
  俊空那張英俊的面龐,已經被氣的一片鐵青,心中的怒意在升騰,對劍塵的恨意已經達到極致。
  “看來我要想得到幕兒師妹的人,這劍塵是必須要除掉了。”俊空目中帶著冷意,心中已經充滿了殺意。
  “俊空,幕兒,你們二人速來見我......”
  就在這時,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仿佛跨越時空而來,在上官幕兒和俊空耳邊響起。
  聽見這道聲音,俊空的神色頓時變得恭敬了起來,而上官幕兒,則是露出復雜之色,她對這聲音的主人有感激之情,同樣也有不滿之心。
  旋即,他們二人紛紛離去,徑直來到神音道宗深處,一處即便是核心弟子都不可踏入的禁地之中。
  在神音道宗的禁地內,一座氣勢恢宏的神殿內,三道人影盤膝坐在虛空之中。
  這三人中,居中的那人為一名年過七旬,留有一頭蒼蒼白發的老嫗,余下的兩人,則是年紀看上去不過三十余歲的年輕男女。此刻,他們三人皆是收斂著自己的氣息,使得從外表上看去,他們三人普通之極,宛如一個平常凡人一般。
  “徒兒俊空,拜見師尊!”
  “弟子上官幕兒,拜見三位老祖!”
  上官幕兒和俊空,則是一臉恭敬的站在下方,對這三人彎腰行禮。
  眼前這三人,正是神音道宗四大老祖中的三人,是神音道宗最為尖端的力量。
  神音道宗三大老祖的目光齊齊匯集在上官幕兒身上,皆是露出期待之色,對于上官幕兒,不僅是他們三人寄予厚望,即便是長時間閉關,試圖沖破最后一道瓶頸的風祖,同樣也是抱有極高的期望。
  因為上官幕兒,已經得到天魔鳴音琴的初步認可,不出意外,她就是三祖選定的傳人。
  “幕兒,天魔鳴音琴的器靈,是否有醒轉的跡象。”這時,盤膝坐在中間的那名老嫗開口說道,目光柔和,語氣中也同樣充滿了關切。
  上官幕兒輕輕搖頭,道:“回稟老祖,天魔鳴音琴依舊毫無變化。”
  那名老嫗輕輕點頭,道:“天魔鳴音琴受創太嚴重,盡管從外表看上去完好無損,但器靈卻陷入了沉寂,要想喚醒器靈,也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況且,即便是器靈蘇醒了,短時間內也難以恢復到巔峰狀態。”
  “幕兒,今日把你招來,就是因為我們想到了一處地方,或許可以讓天魔鳴音琴的器靈在最短的時間內蘇醒,那處地方,則是昔日滄海道宗的神殿——滄海神宮!”那名老嫗說道。
  /wenzhang/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