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2)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2)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2)     

混沌劍神2175 一扇石門

聽聞此言,凱亞目光中露出一抹奇色,目光望著劍塵,沉默了半響之后,才猜疑的說道:“你說,你體內那一滴遠古天狼的血脈突然發生異動,會不會與此地有關?”
  “這因該不會吧。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劍塵搖了搖頭,很難相信凱亞的這一道猜疑。
  然而,劍塵剛說完這句話時,他的目光就是猛然一凝,露出一抹異色,轉頭盯著遠方,道:“我通過體內那一滴遠古天狼的血脈之力,隱約間感受到了一種呼喚,那種呼喚就來自于前方。”劍塵目光變得明亮無比,熠熠生輝,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那傳來呼喚的方位,露出驚疑不定之色:“難道還真被你說中了,遠古天狼的血脈異動,還真與此地有關?”
  “我們先去看看吧。”凱亞說道,心中也是充滿了一股好奇之心。
  旋即,劍塵和凱亞兩人不做停留,立即朝著前方那傳來呼喚的位置敢去。
  這顆隕石雖然很龐大,但劍塵與凱亞二人畢竟是神王境修為,以他們二人的速度,僅僅小片刻時間,便已經來到了呼喚傳來的方位。
  這里是一片荒地,一眼望去,平原上盡是一片死寂,沒有任何的植株,荒涼不堪。
  “是這里嗎?”凱亞打量著四周,問向劍塵。
  劍塵沒有說話,他目光掃視一眼四周,旋即閉上了眼睛,通過自己與遠古天狼那一滴血脈之力的感應,來搜尋那股呼喚傳來的位置。
  “是這里,在我們腳下!”劍塵睜開了眼睛,看著腳下這片堅硬無比的巖石,神識立即散發而出,化為一股無形的利劍鉆入地底深處。
  只是,當他的神識深入地底千丈時,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擋了下來,再也前進不得分毫。看。毛線、中文網
  “地底深處,好像也有一座陣法。”凱亞說道,顯然也是以神識察覺到地底的情況。
  “打進去!”劍塵斬釘截鐵的說道,旋即拿出九星天道劍,隨著混沌之力的注入,九星天道劍頓時綻放出星辰般的光芒,在劍塵的揮動下,直接就朝著地面刺去,想要打通一條通向地底深處的通道。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之中,只見在劍塵腳下,那堅硬的巖石頓時四分五裂,漫天碎石飛濺中,已經出現了一個足有十余米之深的大坑。
  這顆隕石,非常的堅硬,劍塵這一劍之威,足以將一個萬丈之巨的隕石斬成兩半,然而在這里,卻也只能留下一個十余米深的坑洞。
  “劍塵,我來幫你。”凱亞也出手,毀滅法則降臨,法則如線,化為一根根次序神鏈也是轟向地面。
  頓時,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不絕于耳的傳來,在劍塵與凱亞兩人的轟擊下,整片大地都在猛烈的震顫了起來,裂開了道道蜘蛛網般的裂縫,如濃霧般的煙塵,更是充斥整片天地。
  在他們兩名戰力不弱于絕代神王的連續轟擊之下,這條通向地底深處的通道,也是在不斷的加深著。
  但是越往下,巖石就越是堅硬,因此,隨著通道的不斷加深,隨著他們的不斷深入,他們前進的步伐,也是變得越來越緩慢。
  最終,這短短千丈的通道,劍塵和凱亞兩人硬是耗費了三天時間方才打通,見到了隱藏在地底深處的陣法。
  只見出現在他們面前是,是一扇充滿了滄桑,似歷經了無盡歲月的古樸石門。石門上刻畫的陣法,異常玄妙,似蘊含天地至理,暗藏無窮奧妙,更是有一股令人心驚膽戰,背脊骨都發寒的恐怖殺意。
  凱亞目光緊緊的盯著石門上的陣法,神色十分罕見的變得凝重了起來,沉聲道:“我能感覺到,這個陣法很可怕,非常的可怕,比我們之前遇到的那個陣法,還要可怕無數倍。”
  劍塵凝望著前方的古樸石門,沉默不語,他站在這道石門前,體內那一滴源自于遠古天狼的血脈之力,就仿佛要沸騰了一般,不僅跳動的異常厲害,散發出陣陣火熱氣息,并且更有一種似要脫離他掌控,破體離去的勢頭。
  那一滴血脈之力的異常,讓劍塵心中已經斷定,此處地方不是與遠古天狼有關,便是在石門里面,有著某種與遠古天狼血脈之力遙相呼應的東西。
  “從這石門陣法的玄妙來看,布置在外面的那個隱匿陣法,還真有可能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被某個修為登峰造極的絕頂強者親手布置的。只是讓我感到很不解的是,如此厲害的隱匿陣法之中,為何會出現一個等級明顯與之不相符的殺陣。”劍塵一臉不解的問道,他現在還記得自己和凱亞剛陷入隱匿陣法中時,被一個殺陣逼得躲入還真塔的一幕。
  那個殺陣的確很強,但頂多也只能滅殺無極始境強者,與那道能夠蒙蔽天機,并且隔絕圣界絕頂強者推衍手段的隱匿陣法相比起來,這其中的等階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因為那個殺陣,是玄明當年留下的。”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只見那名老嫗,已經不知何時出現在劍塵與凱亞兩人的身后,正悄無聲息的懸浮在那里。
  “玄明的父親為光明圣殿八大副殿主之一,他離開光明圣殿時,身上也帶有不少保命之物,而先前你們在隱匿陣法中所遇見的那個殺陣,便是玄明以陣盤布置出來的,想要隔絕外人進入。”老嫗解釋道,旋即那蒼老的目光看向凱亞,道:“小姑娘,看來你很不簡單啊,那隱匿陣法的玄機,連老身都沒有看出來,還一直以為是天地而生,自然形成的,而你卻能一眼看破。”
  “前輩過譽了,晚輩也是出于一種直覺而已。”凱亞謙虛道。
  老嫗目光深深的看著凱亞,道:“若真是直覺的話,那你的直覺也太可怕了。”
  劍塵輕咳一聲,指了指眼前的石門,岔開話題,道:“前輩,我們還是來研究研究這道石門吧,不知對于石門上的陣法,前輩是否有方法可以破解。”
  聞言,老嫗輕嘆了口氣,道:“走吧,離開這里,別打這扇石門的主意,雖然連老身也對這石門內的秘密很好奇,但這石門,根本就不是我們能染指的。因為上面的陣法,即便是老身都感到心驚膽戰,若老身沒有看錯的話,這陣法,因為是一位太尊所留。”
  “也只有化身為天道,執掌天道的太尊,才能將外面那一道隱匿陣法,布置成宛如天地而生,渾若天成的程度。”
  “這陣法,不可破,沾之即死......”
  老嫗凝視著這扇石門,神色變得無比凝重,話一說完,就轉身離去。
  劍塵并沒有離去的打算,他靜靜的望著這扇石門,猶豫了片刻,最終一咬牙,放開了對體內那一滴遠古天狼血脈之力的束縛。
  失去了劍塵的束縛,那一滴遠古天狼的血脈之力,立即是化為一道血光脫離了劍塵的身軀,射向眼前這道石門。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