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1)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1)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1)     

混沌劍神2180 赦免許然

“那我們豈不是無法離開這里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凱亞也是臉色微變。
  劍塵站在小型虛空飛船內,臉色陰晴不定的望著遠方那交戰中的三人,翻手間,已經拿出了乾坤挪移符。
  手握乾坤挪移符,劍塵正要激發,卻又露出猶豫之色。
  乾坤挪移符,他只有這最后一張了,不到生死危機時刻,他是真的不舍得用掉。
  他心中也明白,彼盛天宮的神將對他不會產生敵意,畢竟,他的兄弟鳴東還是彼盛天宮第九殿下呢,有這樣一層關系在,彼盛天宮的神將必然不會連累到他。
  可他真正擔心的是,這兩名實力強大的神將,會不會對還真塔產生感應。
  如果讓他們感應到還真塔的存在,那還真塔肯定會離他而去。
  這時,凱亞握住了劍塵的手,阻止了他激發乾坤挪移符,說道:“現在還不到生死危機的時刻,先不要動用這張符箓。或許,事情不會朝著壞處發展。”
  “但愿如此吧。”劍塵捏著乾坤挪移符的手松了一松,轉而一臉嚴肅的盯著在虛空中展開的激烈大戰。
  天外虛空之中,老嫗以一敵二,與彼盛天宮兩大神將打的十分激烈,法則如神鏈,在進行著一次次的碰撞,崩裂的虛空,令無數星辰暗淡。
  他們三人交戰不久,老嫗便已經露出了潰敗之象,很快,便被兩大神將打的口吐鮮血,身軀倒飛了出去。
  而她倒飛的位置,正好是劍塵操控的那艘小型虛空飛船的所在之處。
  見此,劍塵略一遲疑,便果斷從虛空飛船內飛了出來,接住了老嫗的身軀。
  老嫗臉色蒼白無比,渾身都是鮮血,她劇烈咳嗽了幾分,用那沙啞而充滿虛弱的聲音說道:“此事,你不要插手,以免牽連其中。kanmaoxian.com”表面上這般說著,但暗中,已經有一道僅有劍塵才能聽得見的傳音飄入他耳中:“萬萬不可拿出還真塔,還真塔只要好生被你隱藏起來,就憑眼前這兩名神將,是斷然發現不了的。”
  聽到老嫗的傳音,劍塵就仿佛吃下了一顆定心丸似得,終于是松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紫青劍靈也深深的潛藏了起來。
  現在的劍塵,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實力低微的弱小武者了,隨著他實力的不斷提升,他也擁有了更強的能力來掩蓋自己,在加上紫青劍靈的暗中配合,他自信即便是面對混元始境的強者,也難以發現紫青劍靈的存在。
  忽然,劍塵只感覺眼前視線忽然變得金光刺目,他猛的轉頭看去,只見彼盛天宮的兩名神將,身穿制式的金色戰甲,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不遠處。
  他們二人身上的神甲,皆是散發出耀眼而刺目的金色光輝,如太陽一般耀眼。沐浴在這金色的光輝之中,這兩大神將的身影朦朧而模糊,被襯托的就猶如天神一般,威嚴不可侵犯。
  劍塵立即趕到身軀猛然一沉,他身上的衣衫,似乎受到了一股無形力量的壓制,緊緊的貼在他的身體上,從這兩大神將身上傳遞而來的可怕氣勢,讓劍塵感覺身上就仿佛壓著一座大山,更有一股窒息感傳來。
  “混元始境!”劍塵心中一凜,神色變得無比凝重了起來。
  凱亞也從虛空飛船內走了出來,正站在劍塵身邊,同樣一臉嚴肅的盯著兩大神將,充滿了警惕。
  然而這兩大神將,卻是看也不看劍塵與凱亞二人一眼,神王境修為,這在他們二人眼中,與螻蟻無異,實在是提不起他們的興趣。
  他們二人的目光皆是落在老嫗身上,其中一人語氣低沉的說道:“許然,這一次,你插翅難飛。”
  “許然,你已經逃了幾百萬年了,想必也逃累了吧,而我們兩人,也足足追了你幾百萬年,我們也追累了,這一次,就徹底了結吧,我們也好回去復命。”另一名神將輕嘆道,言語間,頗有幾分復雜之色。
  許然的師尊,乃是還真太尊座下弟子,而他們,又是彼盛天宮精心栽培起來的忠誠衛士,無論哪一邊,都掌握不少秘法,逃命的秘術更是不在少數,因此他們這一追一逃,足足持續了數百萬年時間,直到今日,才終于可以做個徹底的了斷。
  “逃亡了這么多年,我也確實累了,今日能死在你們手中,對我來說,未嘗也不是一種解脫,你們動手吧。”老嫗神色平靜,她早已抱著必死之心,真正的將生死置之度外。
  “不過他們兩個,與我沒有半點的關系,只是因為意外才來到這里,因此,希望你們不要為難他們。”老嫗轉頭看了眼劍塵和凱亞,目光中露出一絲愧疚之色。
  劍塵將老嫗眼中的愧疚看在眼里,他自然知曉這一絲愧疚,是來自于大道本源。
  “我們的任務,只是你。”一名神將說道,完全沒有將劍塵和凱亞放在心上。
  老嫗慘然一笑,道:“成也蕭何敗蕭何,師尊雖然造就了我,可我同樣也因師尊而殞命。不過,在臨終前,我依然要告訴你們,我師尊當年鑄就的錯誤,我不僅毫不知情,并且也于此那件事情沒有任何關系。”
  與此同時,在距離此地極為遙遠的大陸,一座氣勢磅礴的金色殿宇內,一名籠罩在氤氳之光的朦朧人影,正盤膝坐在一張寶座上,周身法則環繞,密集如瀑,看上去,似已經與這道朦朧的人影完全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這是真正的與大道相融,與天地相合,自身就代表宇宙天地的至高境界。
  這時,這道朦朧的人影睜開了眼。
  那是怎樣一雙眼睛?冰冷,無情,毫無絲毫情感色彩,冷漠無比,眸光攝人,似能一眼望穿古今未來,洞悉宇宙奧秘。
  “殿靈!”這時,此人開口,聲音冷漠,融入了世間一切的音律在內,令人無法分辨。
  “主人!”一名鶴發童顏,面露慈祥的老者悄無聲息的出現,他站在下方,躬著身子,畢恭畢敬的對著寶座上的人影行禮。
  “即刻起,停止對許然的追殺。”盤膝坐在寶座上的人影冷漠開口。
  “是,主人!”
  寶座上的人影,似擁有無邊威嚴,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天地意志,猶如圣旨,那鶴發童顏的老者,根本就不敢詢問原因,立即恭聲領命。
  下一刻,一股奇異的意念波動,從這座氣勢磅礴的金色神殿上散發而出,穿越了時空,跨越了時間,一瞬間便來到無窮遙遠的距離之外,進入了追殺老嫗的那兩大神將的腦中。
  “許然,從大殿下并未表態的態度上,我們就已經知道你是被七殿下牽連的,我們也不想殺你,可殿靈大人有令。”
  “除非幾位殿下開口保你,否則的話,我們也無法違抗......”一名神將說道,然而聲音卻戛然而止,當即是與另外一名神將對視了眼,皆是露出意外之色。
  “殿靈,哈哈哈哈,竟然是殿靈,要殺我的竟然是彼盛天宮的器靈......”老嫗一臉慘然的笑了起來,她原本以為,下令追殺她的因該是某位殿下,但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彼盛天宮的器靈。
  兩名神將目光復雜的望著許然,沉默了半響,其中一人開口說道:“許然,恭喜你,從今以后,你真正的解脫了。”說話間,這兩名神將,也是緩緩的收斂了氣勢,不存有半點殺意。
  “恭喜我?哈哈哈,難道你們二人在殺我之前,還要對我進行一番諷刺嗎?也對,我讓你們二人追殺了足足幾百萬年,耽誤了不少修行時間,并且期間也讓你們二人負傷在身,你們二人心中對我有怨,也是情理之中。既然如此,那你們二人就盡可出言諷刺吧,然后讓老身痛快的死去,讓我真正的解脫。”老嫗慘笑道。
  兩名神將知道老嫗誤會了,無奈的嘆息一聲,解釋道:“殿靈大人傳令,從即日起,停止對你的追殺。”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