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2213 二師兄

聽著絕劍老祖這充滿慎重的傳音,青鵬王臉色頓時微沉,絕劍老祖的話,無疑在向他透露著一個消息,那就是這名在他眼中,僅僅無極境九重天修為的中年男子,其本體修為十分的強大。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甚至是強大到連絕劍老祖這等巔峰高手,都是要為之慎重的地步。
  本來這名中年男子,與他青鵬王素無瓜葛,可偏偏這名中年男子卻是要保住在他青鵬王心中,早已經下了必殺令的劍塵,這頓時讓青鵬王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聽聞中年男子的話,絕劍老祖一臉沉默,他面無表情的注視著眼前這名一身白衣,面色剛毅的中年男子,半響之后,才開口說道:“你知道我們絕劍一脈,要想尋找一名合適的傳人,究竟有多么的不易,而宮正,更是老夫好不容易才在茫茫圣界中找到的唯一傳人,結果,他卻在羽翼尚未豐滿,還未完全成長起來時,便在滄海神宮內被劍塵所殺。”
  “你要保住劍塵,那你又讓我如何向我們絕劍一脈的歷代交代?”
  那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淡然一笑,道:“尋找合適的傳人,對你來說,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可是對我來說,卻也不算什么。”
  聽聞這話,絕劍老祖目光一凝,當即目光炯炯的盯著那名中年男子,神色間露出一抹期待之色,道:“難道你愿意為我尋找合適的傳人?”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道:“不是為你尋找,而是已經找到了,有三個資質出眾的后輩,都極為適合作為你們絕劍一脈的傳人。”
  “三個?此話當真?”絕劍老祖精神一震,雙目放光。
  “從我口中說出的話,你知道真假。絕劍,我用這三個傳人來換取你收回對劍塵的通緝,并且從此以后你不得繼續針對劍塵,你可愿意?”中年男子淡然道。
  “好,我打贏你,如果這三人都順利的成為了我絕劍一脈的傳人,我不僅不繼續針對劍塵,反而還欠你一下天大的人情。”絕劍老祖大聲道,語氣中透露著一股振奮之意。看‘毛.線、中.文、網他們絕劍一脈,傳人極為難尋,哪怕是在絕劍一脈最為輝煌的歷史之中,傳人也從未突破到十位,到了他這一代,更是只有宮正這唯一的一位傳人。
  因此,此刻一下子突然有了三位傳人的消息,這自然讓絕劍老祖興奮。
  “你說你找我有兩件事,那這第二件事呢?”絕劍老祖再次說道。
  “第二件事,我要你親自出手一次。”中年男子說道。
  “要我出手?”絕劍老祖一怔,露出詫異之色。
  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向著絕劍老祖傳音道:“我本尊被困,我需要你出手一次,打破封印。”
  絕劍老祖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他那雙布滿滄桑的老眼深深的看了眼中年男子,沉默了很久之后,方才緩緩點頭。
  見絕劍老祖答應了,那中年男子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始終平靜無常,鎮定自若,他手一揮,一枚玉片徑直射入了絕劍老祖手中,道:“這是你那三個傳人的位置。”
  之后,這名中年男子不再停留,邁步之下,離開了這里,從容不迫的進入了荒州,看也沒看青鵬王一眼,似乎,他直接將青鵬王視若無物。
  “絕劍,此人是誰?”中年男子走后,青鵬王一個閃身來到絕劍老祖面前,陰沉著一張臉說道。
  絕劍老祖輕輕的搖了搖頭,對于此人的身份,他似乎不愿多言。不過他張了張嘴,很想提醒一下青鵬王,讓青鵬王放棄對劍塵的追殺,但話到嘴邊,卻又想到青鵬王的性子,心中知曉即便是自己提醒了青鵬王,也是絕對改變不了青鵬王的主意,最終什么都沒有說,手握記載有那三名傳人的玉簡,懷著興奮和期待的心情,頗有些急不可耐的離開了這里。
  目送著絕劍老祖離去,青鵬王臉色陰晴不定,他目光盯著前方那漂浮在星空中的荒州大地,眼中光芒閃爍不定。
  最終,他還是不愿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劍塵安然無恙的躲在荒州,在星空中沉聲喝道:“通天劍圣,當年的恩怨是非,早已經過去了,都這么多年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懷,你若讓我進入荒州一個時辰的時間,我青耀天王,定會以厚禮回報。”
  “哈哈哈,若要論起記仇的本事,在整個圣界中,又有幾人比得上你這只青毛鳥。青毛鳥,還是那句話,想要踏入荒州,你盡可試試看。”通天劍圣回道,充滿了威脅和挑釁。不見其人,但聲音卻如洪鐘大呂一般在星空中震蕩。
  青鵬王臉色鐵青,他目光陰冷的看了眼荒州的方向,冷哼聲中,轉身離去。
  不過他并未走遠,而是在遙遠的星空中找了一顆隕石盤膝坐下,隔著遙遠的距離默默監視著劍塵。
  “劍塵,我倒要看看你能在荒州呆多久。”青鵬王遙遙望著星空中那已經變得只有指甲蓋大小的荒州大地,心中暗道。
  ......
  荒州,光明圣殿,劍塵,白玉,卓峰三人此刻盡是展現出全力,朝著山峰之巔狂奔而去,速度非常快,看上去就仿佛是三道白光在飛逝,在山林間一閃而逝,便失去了蹤影。
  他們三人中,卓峰的實力最強,已經達到三色元丹的境界了,他整個身軀沐浴在乳白色的光明圣力之中,奔跑在最前方。
  其次,則是達到兩色元丹境界的白玉,而劍塵,則是位于最后。
  實際上,以劍塵如今的修為,他完全可以無視周身那股神秘力量的壓制,一步間便能到達山峰之巔。但他現在的身份,僅僅只是一名剛剛形成一色元丹的光明圣師,因此,他展現出的能力,也完全是一色元丹的地步。
  但即便如此,他所發揮出的實力,也絕非一色元丹的光明圣力可以比擬的,在飛掠之中,他與白玉之間的距離,也是在一點一點的拉近著。
  這還是劍塵有所保留,不愿表現的太過突出的前提之下,否則的話,他可以很輕松的超過白玉,超過卓峰。
  最終,卓峰是第一個到達山頂之后,而劍塵在最后關頭,在是稍微提速,以比白玉領先一步的距離位居第二,讓本該排在第二名的白玉,最后落到了第三名。
  “小師弟,看不出來嘛,你的速度竟然比師姐都還要快。”白玉頗有些氣喘的瞪著劍塵。
  “很好,既然人都來齊了,那我正式宣布,卓峰,長陽,白玉,你們三人從今日起,便是我韓信的學生,接下來的時間,則是由為師來指引你們光明圣師的修煉之道。”
  在劍塵三人面前,站著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溫文儒雅,帶著幾分書生氣,但一雙目光卻是炯炯有神,正對這劍塵三人叮屬。
  “今后,卓峰為大師兄,長陽,你為二師兄,白玉,你則是小師妹。”韓信以不容置于的語氣說道。
  “啊!我怎么成最小的了,不行不行,老師,這不公平,這不合理,我因該排在第二才對,怎么排到最后去了。”白玉一臉的不服氣的說道:“老師,我可是兩色元丹了,長陽師弟才剛剛形成一色元丹,卓峰師兄排第一我沒意見,可你怎么讓實力比我低的長陽師弟排在我前面啊,這明顯就不公平嘛。”
  韓信目光盯著白玉,道:“誰告訴你誰的境界越高,誰就可以排在前面的。”
  “難道不是嗎?”白玉噘著嘴,理所當然的說道,滿臉的憤憤不平。
  “在我這里,誰最先到達山頂,誰就排在最前面,卓峰第一個到達山頂,因此他為大師兄,長陽尚在你之前,因此長陽為第二,你最后,自然排在第三。”韓信錚錚有力的說道,旋即大手一揮,道:“行了,此事已定,你不必多說,你們三人自行去尋找地方開辟洞府吧,作為你們三人的修行之地,明日一早到這里來見為師。”
  “切記,洞府的所在范圍,不可超出為師的領地。”說完之后,韓信也不去看白玉那哭喪的一張臉,便徑直離去。
  “老師,你怎么可以這樣,這不公平。”白玉一臉委屈的看著韓信遠去的身影,簡直都快要哭出來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