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2282 副殿主玄戰2

在還真塔第二層空間,玄明正盤膝坐在地上努力的修煉,一層濃郁而圣潔的光明圣力將他籠罩,更有道道圣戰法則環繞在他周圍,正在努力的朝著圣戰天師的神魂樹境界邁進。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因為光明圣殿眾多光明神王巔峰的圣戰天師,都受到一位實力強大無比的大惡魔的威脅,因此,玄明的實力若不能突破,他根本就不敢離開這里,根本就不敢到外界去,將終其一生,都被限制自由
  因此,唯有突破,成功凝聚神魂樹,成為相當于武者之中的始境存在,他才能重新獲得自由。
  “玄明!”
  就在這時,劍塵由一縷神識凝聚而成的虛幻身體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玄明面前,這個時候,他不得不臨時打斷玄明的修煉,一聲輕輕的呼喚,讓玄明從修煉中清醒了過來。
  “劍塵兄,哈哈,好長時間沒看見你了,對了,最近外界的情況如何,有沒有擺脫掉青耀天王的追殺?你去荒州了啊?”玄明結束了修煉,一開口就問出了好幾個問題,特別是當他提到荒州時,目光中更是帶著毫不掩飾的期待。
  “我已經在荒州了。”劍塵說道。
  一聽此言,玄明精神頓時大振,一臉激動的說道:“真的嗎?你已經在荒州了?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對了,劍塵兄,你現在在荒州的什么地方,能不能……能不能……”玄明欲言又止,露出猶豫之色。
  劍塵微微一笑,道:“玄明,你有什么話就直接說出來吧。”
  玄明遲疑了片刻,而后一咬牙,對著劍塵抱拳道:“劍塵兄,不知你能不能去一趟光明圣殿,替我父親報一聲平安,讓我父親知道我現在還活著。kanmaoxian.com畢竟我已經離開荒州太久了,在這么多年的時間里,為了防止被那大惡魔推衍出來,我和父親是徹底的斷了所有的聯系,現在,也不知道我父親是否安好。”
  “那自然可以,不過你父親是光明圣殿八大副殿主之一,高高在上,我要想見他一面,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吧。”劍塵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下來,玄明此舉,不正合他意嗎。
  “這個簡單!”玄明咬破自己的手指,取出一滴血液放入一個玉瓶之中,然后交給劍塵,并說道:“達到我父親這種境界的圣戰天師,都會對自己的血脈產生強烈感應。劍塵,你拿著這個玉瓶,然后在光明圣殿附近打開,只要我父親在光明圣殿內,他就一定會感應到。”
  劍塵收起了裝有玄明一滴血液的玉瓶,略微沉吟,道:“光有這個還不夠,萬一你父親誤會了,以為我是通過其他什么不良途徑獲得的這一滴血液,那我可就麻煩了。”
  “那我書信一封,向我父親說明你劍塵是我最好的朋友。”玄明立即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塊玉簡,開始以神識在里面銘刻信息。
  “等等,我現在在荒州可是隱姓埋名,你千萬不要用我劍塵的名字,就用長陽好了。還有,對于我的具體信息,你千萬不要向你父親提半個字,就連這座塔的存在,你也絕對不能透露。”
  “想必你也察覺出來了,這座塔能蒙蔽天機,它的品級必然不低,若是讓你父親知道了,難保他不會對我下手。”劍塵一臉嚴肅的叮屬,這件事情,可絕對馬虎不得。
  玄明還以為劍塵是擔心青鵬王的追殺,信誓旦旦的說道:“劍塵兄,你放心吧,青耀天王是絕對不敢踏入荒州一步的。”話雖如此,但玄明還是依照劍塵的要求做了,并將留有他信息的玉簡遞給了劍塵,主動讓劍塵檢查。
  畢竟,他現在可是躲在劍塵的屋檐下遮風避雨,一切,自然得聽從劍塵的,生怕惹得劍塵不高興,不去光明圣殿替他報平安了。
  劍塵仔仔細細的檢查了番玄明在玉簡內留下的內容,再三反復的確認沒有任何問題之后,便帶著裝有玄明一滴血液的玉瓶和留有他訊息的玉簡離開了還真塔第二層,來到了第九層空間。
  在第九層空間中,劍塵將裝有那一滴血液的玉瓶重新更換了一下,換成了一個等級更高,品質更好的玉瓶。
  “這一滴血液在這個玉瓶內,無論時間過去了多久,都能讓里面的血液看起來就猶如新鮮的一樣,如此一來,就算玄明的父親看到了這一滴的血液,也無法分辨出這一滴血液,究竟是什么時候留下來的。”劍塵心中暗道,一切準備妥當,在確認沒有任何遺漏之后,他的這一縷元神化身方才退出了還真塔。
  光明圣殿飛云峰,劍塵盤膝坐在洞府內望著手中的玉瓶,略一遲疑,然后便將玉瓶的瓶塞給打開。
  與此同時,在光明圣殿那座屹立在云端之上的神圣殿宇之中,一座金碧輝煌的大廳之中,此刻正有兩名中年男子相對而坐。
  “玄戰,這一屆的圣子之爭,你更看好誰?”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悠閑的品嘗陳釀佳釀,漫不經心的說道,他的身材較為瘦弱,但那充滿剛毅的面龐上,卻是帶著一股長期身居高位的威嚴,就宛如一股帝王一般,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光明神殿八大副殿主之一,明和摩河。
  而被稱之為玄戰的中年男子,身軀看上去則是異常的魁梧,僅僅是他的肉身,就給人一種似蘊含了恐怖力量的感覺,只見他面若刀削,無形中給人一種冷酷之感,令人不寒而栗,目光也是異常的鋒銳,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只是在他的眉宇間,或多或少,總是帶著一絲憂慮,似心中有是牽掛似得,久久放不下。
  玄戰,同樣是光明圣殿八大副殿主之一,在光明圣殿中位高權重,是僅次于殿主的存在。
  “沒興趣去關注這些,他們五人中誰能勝出,憑他們個人的造化吧。”玄戰面無表情的說道,繚繞在他眉宇間的憂慮,常年不散。
  聞言,摩河抬眼注視著玄戰,輕嘆一聲,道:“又在擔心你那寶貝兒子了?”
  玄戰沉默不言,那雙鋒銳的目光盯著外面的天空怔怔出神。
  見此,摩河心中暗暗嘆息,他也不知該如何安慰。畢竟,玄明可是玄戰唯一的子嗣,曾經一直被玄戰視為心頭肉,百般疼愛,并窮其一生之力來栽培,倘若玄明真的隕落,他也不知那究竟會對玄戰造成多么慘烈的打擊。
  然而就在這時,玄戰的身軀突然劇烈一震,雙目中剎那間迸射出璀璨精芒,他滕的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死死的盯著一處方位,神色間,竟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激動。
  下一刻,他一步邁出,身影剎那間消失不見,已經如瞬移一般離開了圣殿,出現在圣殿之下的萬千山峰之中。
  “這玄戰,搞什么鬼?”玄戰的舉動,令得同為副殿主之一的摩河深情一怔,不過卻并未跟去,而是坐在這里一邊有限的品嘗著陳年佳釀,一邊暗暗關注光明圣殿內的一切。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