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2352 形勢險峻

神殿長老緹娜的傳音落入魂葬耳中時,頓時是令魂葬心中一沉,更加堅定了絕不能讓開天家族帶走劍塵的念頭。wap.kanmaoxian.com
  “魂葬已經施展了武魂大陣,他身上凝聚了武魂山以及另外六人的力量,在加上武魂力的詭異,單打獨守,我們都討不到好處,快,大家一起出手牽制住魂葬,在劍塵交出還真塔之前,絕對不能讓他登上武魂山……”
  “劍塵既然不肯交出還真塔,那就讓我們自己來取吧。諸位,想要還真塔的話,我們就必須要配合起來,先將還真塔拿到手再說,至于最后如何分配,我們日后再行商議……”
  同一時間,匯集于此的頂尖強者也發話了,他們深知武魂一脈的底蘊有多么的深厚,盡管武魂一脈終其一生都無法突破到太始之境,但是在圣界中,沒有任何一個頂尖勢力敢真正的輕視武魂一脈。
  這一切,都是因為武魂山的存在。
  他們十分清楚,一旦讓劍塵回到了武魂山,那他們就真正的無可奈何了。
  “這里是我道皇帝國的領地,這還真塔,就由我來負責收取吧,你們只需拖住魂葬即可,還真塔到手,我們再行商議歸屬問題。”這時,道皇帝國的太上皇開口了,他周身有皇道之氣纏繞,不茍言笑,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他直接出手,手掌擊碎了虛空,突破了空間與時間的距離,剎那間出現在劍塵面前。
  “劍塵,本皇也不傷你,只取你還真塔,莫要不識好歹!”道皇帝國的太上皇說道,劍塵身后有武魂一脈和神族的影子,對于劍塵的身份,顯然是有些顧慮。
  但這顧慮,顯然還阻擋不了他奪取還真塔的念頭。
  “你敢!”魂葬一聲大喝,武魂山的力量與他合二為一,果斷出手,攔截道皇帝國的太上皇。與此同時,他的雙眼瞬間變得一片漆黑,如一個黑頂似得,能吞噬世間一切光芒。看.毛.線.中.文.網
  一股強大的武魂力,化作一根根無形的利劍再次射出,目標直指周圍的這些頂尖強者
  “小心!”那些頂尖強者中有人大喝,但依然無濟于事,他們即便是察覺到魂葬的武魂力攻擊,也是沒有任何辦法抵御。
  武魂力所化的無形利劍,帶著令人元神震蕩的奇異力量,突破了他們的一切防御,轟擊在他們的元神上。
  頓時,所有頂尖強者身軀一震,雙目中出現了剎那的迷茫,手中的動作也是為之一緩。
  就連道皇帝國的太祖皇也不例外。
  而魂葬,并不與這些人糾纏,帶走劍塵,是當前的首要任務。只見他一手抓住劍塵的肩膀,正要離去。
  “轟!”
  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從天際傳來,只見在荒州的天外虛空之外,一只體型無比龐大的青鵬出現,雙翼一展,遮天蔽日,狠狠的一擊打在武魂山的虛影上。
  武魂山的虛影頓時猛烈晃動了起來,山體在不斷的扭曲,變形,光芒飛速的暗淡。
  是青鵬王,他也出手了,阻止武魂一脈的人帶走劍塵。
  因為通天劍圣的存在,他不敢踏上荒州,可武魂山的虛影同樣也無法降臨荒州,只能在荒州外的天外虛空顯現。
  因此,武魂山成為了青鵬王最好的攻擊目標。
  武魂山受到攻擊,魂葬似也受到了巨大影響,身軀劇烈顫抖之中,面色一陣潮紅,通過武魂山加持在他身上的力量,更是險些中斷。
  這青耀天王,可是踏入了太始境中期的絕頂強者,并且體內流淌有高貴而強大的神獸血脈,不僅速度天下第一,就連戰力也堪稱同階無敵,他的一擊,威力非同小可。
  “青耀天王,我們武魂一脈與你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你這又是什么意思?”魂葬沉聲喝道
  “劍塵,必須死,就算是有神族保他,本王也絕不會讓他活著。”青鵬王那飽含殺意的冰冷聲音,從虛空中浩浩蕩蕩的傳來。
  他是這些頂尖強者中,唯一一個真正對劍塵起殺心的人。
  魂葬臉色難看,青鵬王本體是一只大鵬鳥,生性兇殘,在圣界是出了名的眥睚必報,很不好惹,他既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那說明他是真的有殺劍塵之心。
  不過,他也的確有不畏懼神族的實力與資格,神族的戰神還沒有真正成長起來,他仗著舉世無雙的恐怖速度,神族中的確沒人留得住他,即便是那三大太上長老也不行。
  “魂葬,不留還真塔,你是帶不走劍塵的。”被魂葬武魂力影響的那些頂尖強者,也全部恢復了過來,紛紛出手,牽制住魂葬。
  天外虛空中,轟鳴之聲不絕于耳,青鵬王連連出手,每一擊都毀天滅地,打的虛空都在破裂。
  武魂山的投影,在他的攻擊下搖搖欲墜,已經有崩潰的跡象,武魂大陣也硬生生被截斷,再無力量加持在魂葬身上。
  畢竟,這只是武魂山的一個投影,只具備武魂山的一部分力量,不是真正的武魂山!
  沒有了武魂大陣的支持,面對如此多實力強于自己的頂尖強者,魂葬頓時落入了下風。
  道皇帝國的護國大陣已經開啟,整個大陣的力量都匯集在這座城池外,將大戰余波給阻擋在內部,不擴散出去。
  而城池內數以億計的龐大人口,也在護國大陣的力量之下,被盡數轉移了開去。
  “情況不妙,楚劍,你我二人去助魂葬一臂之力,我們七兄弟中,除了魂葬之外,就只有你我二人能與那些人抗衡了。”武魂山的虛影上,六道人影正在全力穩住武魂山,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目光盯著荒州大地,沉聲道。
  “不可,我們必須要穩住武魂山的魂影,絕對不能讓武魂山的魂影被青耀天王打的崩潰,否則,我們將無法通過武魂山的力量,瞬間跨越這極度遙遠的宇宙虛空,返回武魂山。”被稱呼為楚劍的人說道,面色凝重。
  荒州上,道皇帝國太祖皇再次出手,手掌囚困天地,禁錮虛空,抓向劍塵。
  劍塵目光一寒,意念一動,殘破的還真塔從他眉心中射出,在還真塔上,似凝聚則濃縮到極致的大道之力,能鎮壓天地萬物,此塔剛一出現,道皇帝國太祖皇禁錮的虛空,便剎那間解除。
  而劍塵,則是手握還真塔,盡全力的催動還真塔的力量,砸向道皇帝國的太祖皇。
  “還真塔!”道皇帝國太祖皇眼睛一亮,雙目放光的看著被劍塵拿出的還真塔,原本抓向劍塵的手掌,也是轉而朝著還真塔抓去。
  在他手掌上,恐怖的力量凝聚,似能崩裂虛空,做出了最強防護。
  然而,還真塔的力量大的恐怖,盡管屬于頂級神器的威力還遠遠無法發揮出來,但僅憑著還真塔本身的重量,就已經是無比駭人。
  道皇帝國的太祖皇大意之下,直接被還真塔那強大的力量給砸的飛退出去數百米遠。
  “不愧為最為頂尖的神器!”道皇帝國太祖皇雙目迸射出奇光,他只是被震退了出去,并沒有受傷。因為以劍塵如今的實力,即便是已經煉化了五層還真塔,也無法憑著還真塔傷到一位太始境強者。
  當下,他繼續出手,這一次,他有所準備,不直接與還真塔硬碰,而是以柔和的力量,朝著還真塔裹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