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0)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0)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0)     

混沌劍神2367 公孫志之變

光明圣殿殿主羽塵與圣光塔器靈交流的時間并不長,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從圣光塔器靈口中得知的消息,卻是對他的心神,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沖擊。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哪怕他是一位實力強大的太始境強者,心智堅若磐石,也受到了劇烈的影響。
  “皇族,天生地養……”羽塵心中感到一陣苦澀,武魂一脈,可是光明圣殿的死地,水火不容,一旦相見,便是兵刃相接,相互廝殺,絕無半點妥協的可能。
  甚至是,在光明圣殿的一些古老典籍中,還清晰的記錄有曾經剿滅武魂一脈的種種事跡。
  無論是光明圣殿,還是武魂一脈,都傳承了漫長的歲月,而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雙方爆發的大大小小的沖突,早已不計其數,甚至是在歷史之中,武魂一脈已經被光明圣殿數次給剿滅,斬盡了武魂一脈所有人,令的武魂山,成了一座空空蕩蕩的無人區域。
  只是武魂一脈天生地養,即便是斬盡他們所有人,在無數年之后,又會有新的武魂一脈誕生而出。
  在武魂山上,又烙印著武魂一脈的所有秘法與傳承,只要武魂一脈回到武魂山,便可掌握。
  也正是因為如此,使得武魂一脈的傳承,一直延續到今日。
  如今,在歷史中被光明圣殿剿滅過數次的武魂一脈,在圣光塔器靈口中竟然是皇族,而他們這些圣戰天師,反倒是成為了皇族的子民,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玩笑。
  若非說出這番話的人,是光明圣殿的無上至寶——圣光塔的器靈,恐怕光明圣殿殿主早就一巴掌拍死對方了。
  “武魂一脈既然是皇族,那他們為何如此弱小,據我所知,從古至今,武魂一脈似乎無人能突破到太始之境……”光明圣殿殿主沉聲問道。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每一位皇族,都是非常強大的存在,是永恒國度的守護神。至于為何會變得你說的這么弱小,那多半是在我主人隕落之后,皇族中又發生了什么變故……”圣光塔器靈的聲音傳入羽塵耳中。
  羽塵沉默了片刻,便不再關心武魂一脈的事,繼續問道:“如今您已經蘇醒,是否會再次選主?如果您要選擇新的主人,那么此人,是皇族,還是你主人的后裔?或者說,是其余人?”
  “我的主人雖然已經隕落,但……”圣光塔器靈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之后,再無半點聲響。
  “器靈……”羽塵等候了片刻,見器靈再無半點回應,便開始呼喚,最終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似乎,他已經與圣光塔器靈失去了聯系。
  在這里,他根本就無法主動尋到圣光塔器靈,除非圣光塔器靈主動聯系他,否則,他將沒有半點辦法。
  畢竟,圣光塔等級太高了,并且還幾乎保持著完好姿態,與殘破的還真塔大不一樣,在圣光塔內,即便是以光明圣殿殿主的實力,也不可能為所欲為。
  同一時間,在圣光塔內一個不為人知的空間內,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正盤膝坐在地上。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曾經一直跟隨在劍塵身邊的圣器器靈。
  如今,他的身份已經大變樣,成為了圣光塔的器靈,攀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此刻,圣器器靈的身軀正在輕微的顫抖,他的身子,也是時而虛幻,時而凝實,在虛實之間轉變,似極不穩定。
  作為器靈,根本就沒有肉身,他此刻的身軀,看上去與肉身一般無二,可實際上,僅僅是能量所化的靈體。
  現在,圣器器靈能量不穩,導致靈體受到了影響,使得他的身軀看上去虛虛實實。
  “不,我的主人沒有死,我的主人是劍塵,劍塵,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圣器器靈發出怒吼聲,他眼中的神采在飛速的變換,似乎有兩股截然不同的思維,在進行著激烈之爭。
  “我吸納了圣光塔器靈的殘念,這殘念中雖然帶有圣光塔器靈的記憶,可同樣也包含著它的思維,它的思維在影響我,想要在潛移默化之下,將我變成它,不過,這不可能。”
  “圣光塔器靈的殘念,休想左右我的意志,我絕不會成為第二個你,因為到那時候,我將不再是我……”圣器器靈發出低沉的咆哮,竭盡全力,壓制殘念對他構成的影響。
  圣光塔,小世界內,站在道碑面前的羽塵,在久久沒有得到圣光塔器靈的回應之后,終于是在一聲嘆息中,放棄了繼續等候的念頭。
  “殿主,想必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圣光塔主人是我的先祖,先祖的傳承選擇了我,可傳承內至關重要的修煉功法,卻被武魂一脈的劍塵以卑鄙手段奪走,希望殿主能盡快將功法奪回來,讓先祖的傳承完整。”
  羽塵剛睜開眼,站在他身后的烈日峰峰主公孫志便開口說道,言語間有著掩飾不住的憤怒,對光明圣殿的殿主再無半分恭敬,而是一副平起平坐的姿態。
  甚至是,還帶著那么一絲絲倨傲。
  似乎公孫志覺得,自己作為圣光塔主人的后裔,體內流淌有太尊血脈,他的身份地位,都還要凌駕于光明圣殿殿主之上。
  公孫志的態度轉變,羽塵自然也是察覺到了,他的眉頭微微一皺,語氣微沉:“這是圣殿高層考慮的事,不是你該關心的問題,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即可。”扔下這句話之后,羽塵便離開了這里。
  在羽塵走后,公孫志的臉色也是逐漸的沉了下來,他望著光明圣殿殿主離去的方向,心中暗道:“曾經,你是光明圣殿殿主,高高在上,我在你面前,只可抬頭仰望。可是現在,我是太尊后裔,體內流淌有太尊血脈,更是獲得太尊傳承,將來成就不可限量,你這個殿主,遲早會被我公孫志踩在腳下,殿主這個位置,遲早會是我的。”公孫志信心極度膨脹。
  “公孫志,雖然你是圣光塔主人的后裔,但你這樣對殿主說話,不太合適吧。”在公孫志后面,萬花峰峰主東臨秋水皺眉說道。
  公孫志冷哼一聲,道:“我的事,還輪不到你指手畫腳,東臨秋水,看在你之前與我共同對抗過劍塵的情分上,這一次我就不計較,下次你如果再敢對我不敬,我就讓圣光塔器靈將你趕出去。”
  公孫志轉過身,目光冷冷的盯著東臨秋水,語氣冷漠:“雖然我現在還不是圣光塔的主人,但圣光塔是我先祖留下,而我又獲得先祖傳承,我遲早會繼承圣光塔,讓器靈奉我為主。”
  東臨秋水望著一臉冷漠的公孫志,沉默不言。
  她毫不懷疑公孫志的話,若說誰最有資格,最有可能繼承圣光塔,除了公孫志之外,似乎也很難找出第二個人了。
  畢竟,太尊傳承的主動歸附,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東臨秋水,你不要和他爭辯了,這公孫志得到了太尊傳承之后,心性大變,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公孫志了。”在東臨秋水耳邊,傳來了望天峰峰主的聲音。
  東臨秋水心中輕嘆,聽從了望天峰峰主的建議,沒有繼續與公孫志爭辯。
  她現在已經突破到神王境后期,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都必須要在圣光塔內度過,根本就不敢外出,以免將那個專門對神王境后期下手的神秘強者給惹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