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七章無奈妥協(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六章獲取神晶的方法(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第五殿主的承諾(10-28)     

混沌劍神2410 凱亞動情

當初在云州時,皓月仙子修為恢復,就變得格外強大,獨自一人殺入云州的天魔圣教,令的天魔圣教三大副殿主聯手都奈何不得她分毫,最后更是擊破了作為天魔圣教總部,揚長而去。看1毛線3中文網
  如今,這么多年時間過去了,皓月仙子的修為,怕是已經臻至混元境了吧。
  “月神殿的南破天,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是混元境巔峰,如今也不知道有沒有突破到太始之境。不過南破天就算沒有突破,皓月仙子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希望皓月仙子能夠平安無事吧。”劍塵心中暗道,有些擔心皓月仙子的安危。
  但他也明白,如今他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正被一名不知來歷的神秘強者追殺的四處逃亡,哪里還有能力去幫皓月仙子。
  “只能盡快去圣州了,只要我將還真塔親手交還給彼盛天宮,這功勞之大,不僅能為我二姐換取大量的修煉資源,并且也有余力去幫一幫皓月仙子了。以彼盛天宮的實力,要想解決月神殿的事情,恐怕也只是一句話的問題吧。”劍塵心中一陣迫切,恨不得自己早一點抵達彼盛天宮。
  這時,劍塵手中一亮,只見一張古樸的符箓出現在他手中。
  “這是乾坤挪移符?”看見這張符箓,劍塵眼睛一亮。
  當初在滄海神宮內,他得到一枚太始境強者的空間戒指,在那枚空間戒指內,他找到了幾張乾坤挪移符。
  那幾張乾坤挪移符,等階非常之高,挪移的距離非常遠,一旦激活,即便是面對一些尋常的太始境強者,都可以順利走掉。
  眼下,他從這枚疑是月神殿之人的空間戒指內,竟然找到了一張與乾坤挪移符幾乎完全一樣的符箓,這頓時讓劍塵心中一喜。
  身后追擊的神秘強者,有神奇的秘法,能夠在茫茫星海中準確的找到他的位置,怎么甩也甩不掉,這樣乾坤挪移符的出現,對他來說,還真能起到雪中送炭的效果。
  “不對,這乾坤挪移符等階很低,與我當初在滄海神宮內獲得的那幾張,根本就沒法比。看。毛線、中文網”但很快,劍塵就是一陣嘆息,一陣失望。
  這乾坤挪移符的等級不足,暫且不論傳送的距離不會太遠,并且在激活時,將有極大的可能受到外部力量的干擾,從而導致失敗。
  因此,這張乾坤挪移符,或許可以從一些混元境強者手中逃走,可是在已經臻至太始之境這種頂尖強者面前,怕是很難走掉。
  “劍塵,他快追來了。”這時,凱亞的預警聲傳來。
  聞聲,劍塵收起乾坤挪移符,再次割裂虛空,返回圣界。
  這一追一逃之下,很快就過去半年時間了,在這半年時間中,劍塵為了躲避海山老人的追擊,一次又一次的往返圣界和虛空裂縫之中,始終與海山老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沒有進入他的神識籠罩范圍之內。
  期間,海山老人也數次動用秘法加速,想要以自己的神識將劍塵鎖定,可惜劍塵身邊有凱亞,凱亞的感應力超乎想象的強大,能準確的感知到海山老人的位置,總是能在海山老人到來之前,提醒劍塵避開,讓海山老人痛恨無比。
  “劍塵,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絕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后方,海山老人仰天怒吼,這半年時間的追擊,已經逐漸的讓他失去了耐心,脾氣變得暴躁了起來。
  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就越不利,一旦讓別的強者收到了消息,那他恐怕就要白忙活一場了。
  “還有兩日時間,我們就到星耀州了。”
  浩瀚星空中,一艘小型的虛空飛船劃破黑暗的虛空,疾馳而行。
  虛空飛船內,劍塵望著星空圖,心底終于是松了口氣,一旦抵達星耀州,那他就能通過跨洲級傳送陣離開這里,到那時,即便是太始境強者,也追不上他了。
  因為乘坐跨洲級傳送陣進行大洲與大洲之間的跨越,那速度絕對要超過絕大多數太始境強者。
  而這一路上,劍塵也感覺非常的僥幸,因為從虛空裂縫內返回圣界,位置都是不固定的,發生偏移是常事,甚至是有可能直接出現在一片星空禁地之中。
  這些星空禁地,不是生命禁區就是有至尊級星空巨獸盤踞的地方,許多太始境強者都不敢深入。
  然而他無數次的往返于圣界與虛空裂縫之中,位置卻并沒有發生太大的偏移,始終都在星耀州周圍,這反而使得速度遠不如玉泉州虛空戰船的他,竟然比玉泉州那艘虛空戰船,還要提前幾年時間抵達星耀州。
  “前面就是星耀州了。”劍塵說道,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此刻在他眼中,已經能清晰的看見星耀州那片龐大的陸地了。
  只是因為距離太過遙遠,因此星耀州在劍塵眼中,只有指甲殼那么大的一小塊,它就如同一塊塵埃一般,靜靜的漂浮在浩瀚星空中,恒古不動。
  這個距離,若是青耀天王,剎那間可至,然而劍塵,則還需兩日時間。
  望著出現在前方的星耀州,站在劍塵身邊的凱亞,卻是沒有流露出半分高興的神色,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因為這半年時間,始終有一股極其強烈的巨大危機籠罩著她,這危機之強,給她的感覺,就如同天威一般,沒有任何方法能夠躲避,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著這股生死危機的到來,然后去承受。
  這時,凱亞目光忽然望向劍塵,那明亮的眸光閃爍了幾下,露出猶豫之色。
  似乎,她有什么話要對劍塵說,但卻又有些難以啟齒。
  “凱亞,你怎么了?”劍塵如今已經是一位無極境強者,感知力驚人,盡管他注意力都放在星耀州上,但依然察覺到凱亞的不對勁。
  凱亞轉過頭去,目光望向前方的星耀州,似在躲閃劍塵的目光,沉默了片刻后,似乎才終于鼓足了勇氣,用那輕柔的聲音說道:“劍塵,有一句話,其實我一直想問你,但是卻又一直不敢問。本來,我是準備一直埋在心底深處的,不讓任何人知道。可是現在,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如果我現在不問的話,以后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
  聞言,劍塵心中一驚,他目光深深的看了眼凱亞,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他并不是愚昧之人,從凱亞的言語以及神態,他哪里還不明白凱亞所指的那句話,究竟是何意思。
  凱亞,分明是對他動了兒女私情。
  這讓劍塵心中一陣犯難,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凱亞,出生在下界的海域,劍塵至今都還清晰的記得,當年自己和努比斯為了躲避獸神大陸諸多強者,在海域中第一次與凱亞相遇。
  那個時候,凱亞的身份是海域中一個部落族長之女,因為水晶幣,從而和自己結緣,這才有了之后的種種經歷。
  后來,他獲得八荒大帝的功法,便將此功法傳授給凱亞,卻不料為凱亞的部落帶來了滅頂之災,整個部落被滅族,凱亞逃入了海域的絕地之中,方才活了下來。
  多年后,當凱亞從那處絕地中走出時,不僅實力大進,并且還收服了真正的神獸——七彩吞天獸,從此站在了天元大陸之巔。后來在與圣棄界的戰爭之中,凱亞元神遭受重創,一直昏迷不醒。
  他為了救治凱亞,于是將凱亞帶到了圣界,耗費了很大力氣才終于讓凱亞蘇醒過來。
  劍塵也承認,當初為了讓凱亞蘇醒,他耗費了巨大的心力,甚至還冒著生命危險去云州南域的七絕陰山,只為尋找能夠治療元神創傷的天材地寶。
  雖然他為凱亞作出了很多,可實際上,在他心中,只是將凱亞當成了最好的朋友,并沒有半點兒女之情在內。
  他也萬萬沒有想到,凱亞竟然對他動了情。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