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一章正主到來(10-23)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司無情(10-23)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一夜暴富(10-23)     

混沌劍神2683 暗藏隱患

“該死的,沒想到那些修為不過天神和主神境的小人物竟然還有這樣的待遇,金宏可是得到了太尊傳承的絕代天驕,實力在我們這些人中,可是無可爭議的第一強者,那些人將自己藏身的神殿交到金宏手中,不僅避免了在外界與噬生戰的風險,并且還省去了辛苦趕路的勞累。看1毛線3中文網”望著落入金宏手中的那二十幾座神殿,來自楚家的天之驕子楚杰心中是既羨慕又嫉妒。
  “在金宏的保護下,活命的幾率可要比外界大多了。該死,早知道會發生今日的這種情況,我就遲一些突破到神王境,這樣我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躲入神殿中休息了,不用在外面冒險。”楚杰心中暗暗想到,他望著自己手中這座轉載了數千名天神及主神境在內的神殿,心中暗暗嘆息。
  之前遭遇大樹形狀的噬生獸,讓他們明白了噬生獸不僅僅是獸類形態,同樣也可以是各種植物,它們一旦隱蔽起來,就算是來到噬生獸近前也很難發現,如此一來,他們時時刻刻都要防備著噬生獸的突然襲擊,不僅提心吊膽,并且長時間的高度戒備難免會讓他們生出一種疲憊感,時間一長,他們人人都會有一種身心疲憊之感,哪里有呆在神殿中那般舒服。
  因此,在楚杰心中,簡直是恨不得進入神殿中的人是自己。
  并且這些神王境的天驕之中,還有不少人是懷著與楚杰一樣的想法,他們面對噬生獸,看著死在噬生獸手中的那些武者,使得他們心中對噬生獸都非常的膽怯。
  這些天驕中,大多數都是貪生怕死,在溫室里成長的花朵,不像帝蓮劍宗等人那般勇猛,無所畏懼。
  “金宏公子,我才剛突破到神王境不久,境界還沒有徹底的筑固下來,面對噬生獸也幫不上什么忙,不如我也進入神殿中吧,我把麾下的所有神衛都交給金宏公子來指揮。”這時,一名來自道,目光中露出一絲渴求之色。
  他們口中的神衛,就是這些被百劫神王丹培養起來的死士。
  “光萬華,你堂堂神王境高手,與我們一般無二,結果卻這么貪生怕死,赤光家族有你這樣的弟子,真是把臉都給丟盡了。”孫家的神王境天驕開口了,語氣間盡是諷刺。
  赤光家族的光萬華被說的滿臉通紅,卻偏偏無力反駁,因為場中能留下來的神王,絕大多數都是神王境初期境界,與他是同樣的境界。看1毛2線3中文網
  甚至還有幾位突破的時間比他都還要晚。
  “光萬華,你剛剛說的話我就當沒有聽見,只是希望你明白,此時此刻,你代表的不僅僅是你自己,同時還有你背后的赤光家族。赤光家族好歹也是圣界赫赫有名的頂尖大家族,特別是赤光老祖,在圣界中可是一位頂天立地的人物,你身為赤光老祖的后臺,不求如他老人家那樣話了,他的語氣很平和,沒有絲毫的霸氣,但卻有一股鐵骨錚錚和能夠獨當一面,無懼生死,敢于面對一切的勇氣。
  “是,金宏公子教訓的是。”光萬華被說的羞愧不已,再也不敢提進入神殿躲避一事了。
  原本楚杰也有擠入神殿內逃避的念頭,但一見光萬華的例子,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金宏倒也是個人才。”不遠處的劍塵心中暗自點頭,金宏的年紀同樣也不大,修煉時間不足千年,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之后,竟然還能保持不驕不躁的心態,的確是難得可貴,若是不半路夭折,將來成就必定非常驚人。
  眾人縮小了隊伍,形成了一個圓圈的隊形繼續前進,他們將所有的神衛全部安排在四周,所有神王境天驕則處于正中心處,如此一來,即便有噬生獸襲擊,也首先接觸到神王境的死士,可以減少正常武者的傷亡。
  畢竟神王境死士最多也只能活一百年,并且這些死士中,有相當一部分已經度過了數十年光陰,余下的時間不會太久,因此損失起來也不至于太心痛。
  隨著眾人的前進,彌漫山林的灰色迷霧是越來越濃密了起來,到最后,即便是以神王境的目力,也只能看清不過百米的距離,但所幸他們的神識還可以使用,借助神識,倒也能觀察方圓十里范圍內的情況。
  劍塵望著這遮天蔽日的濃濃迷霧,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因為他敏銳的發現,隨著濃霧的增強,使得這些濃霧也漸漸的產生了變化,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通過周身的皮膚、毛孔、甚至是呼吸的方式慢慢的向著身體滲入,然后寄宿在身軀中,開始吞噬生機。
  盡管它非常的隱蔽,可以瞞過獲得太尊傳承的金宏,但是卻瞞不過修為已經臻至始境,并且元神經過變異,變得異常敏銳的劍塵。
  “芊小姐,這些濃霧有古怪,如果信得過我的話,就立即以能量護體,不要讓這些濃霧接近身體。”劍塵向鶴芊芊傳音。
  聞言,鶴芊芊轉過頭,滿臉詫異的看了劍塵一眼,不過卻沒有說話,而是閉著雙目認認真真的檢查了番。
  見此,劍塵心中暗暗一嘆,他知道自己的好心提醒,恐怕又要解釋一番了,因為這些濃霧中隱藏的隱患,憑這些神王根本就不可能發現。
  別說是神王,即便是一些無極始境強者怕都察覺不出。
  因為這些迷霧就仿佛是一只只寄生蟲,一旦被吸入體內,就悄然的潛伏起來,與武者的身軀融為一體,沒有特殊手段,或是通天之能,根本就發現不了它們的存在。
  它們寄宿在武者體內,通過吞噬生機而緩慢的壯大,所有被它們吞噬的那部分生機,武者完全感覺不到。因為無論是被吞噬的生機,還是沒有被吞噬的生機,都始終留存在武者的體內,因此誰也檢查不出來異樣,唯一的區別便是那一部分被吞噬的生機,已經完全不屬于宿主了。
  “就是不知這些寄宿于武者體內的灰色迷霧,當吞噬生機達到一定程度時,會不會又產生新的變化。”劍塵心中突發奇想,腦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生存在兩界山中的噬生獸,暗暗猜疑和推測了起來。
  這時,鶴芊芊也睜開了眼睛,目光狐疑的盯著劍塵,道:“羊羽天,我并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你說的古怪,究竟是什么意思?”
  “這些濃霧遠遠沒有表面上這么簡單,它們會侵入人體之中潛伏起來,若是不加以防范,那以后肯定會留下巨大隱患,造成難以想象的后果。因此,為了以防萬一,千萬不要讓這些濃霧靠近身體。你也別問我為什么知道,我的感知力異于常人,能發現許多你們發現不了的東西。”劍塵說道。
  鶴芊芊目光炯炯的盯著劍塵,似要通過劍塵的雙眼看到他的內心似得,洞悉劍塵此言真假。
  因為在她心中,她根本就不信劍塵所說的這些。她來自于天鶴家族,從小就受到始境強者的親自栽培,被灌注了許多知識,自認見多識廣,遠超常人,在她看來,即便是這里真有什么不對勁,那也因該是她先發現才對,絕不可能是僅僅散修身份的劍塵先發現,并且,她還一點都檢查不出來。
  至于劍塵感知力異于常人的解釋,鶴芊芊更是嗤之以鼻,莫非他們這些出自頂尖大勢力,修習有各種古老秘法的天之驕子,還比不上一位散修?
  看著鶴芊芊滿臉懷疑的目光,劍塵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種無力感,道:“遷小姐,你放心,我是不會害你的,聽我的沒錯。”劍塵也找不出能讓鶴芊芊信服的理由,因為他的實力絕對不能暴露,否則的話,從外界進來了一位始境強者的消息一旦傳入暗星族耳中,那暗星族就必然會有所防備,并作出相應的布置應對,到那個時候,他營救圣羽將會變得困難重重。
  鶴芊芊認真思量了番,而后道:“這里不像圣界可以隨時隨地的吸納天地間的本源之力進行補充,如果真聽從你的話以能量護體,那我們的本源之力消耗將會變得非常快。我去找一下金宏公子,他是太尊傳人,看看能不能發現什么問題。如果這些迷霧真如你說的有隱患的話,那羊羽天,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可如果不是……”
  說到這里,鶴芊芊語氣一頓,那冰冷的目光瞬間變得凌厲了起來,嚴厲的說道:“我希望你明白,在這種境地下,一旦讓我發現你是在戲耍我們,那后果可要比平時嚴重千百倍。”話一說完,鶴芊芊轉身就前往金宏那邊。
  “唉,好心當驢肝肺啊。”劍塵一陣無奈,對于鶴芊芊的威脅,直接是視若無物,他若是愿意,他隨時都可以脫離這個隊伍。
  這兩界山在別人眼中是刀山火海,是油鍋地獄,可在他眼中,就宛如后花園一般。
  “不過兩界山太大,我的神識受到壓制,也無法一覽全貌。此外,這個世界是由一只巨獸所化,而兩界山的地底深處,又仿佛是巨獸的心臟似地不時的蠕動,每一次蠕動,地貌都會發生變化,方位也會產生偏差,與迷陣無異,要想走出去,還得靠這些人引路才行,憑著他們施展秘法對百圣城的感應,才能更加輕松的走出去。”劍塵心中想到。
  “羊羽天,你真的發現這些濃霧有古怪?”很快,金宏親自來到了劍塵面前,一臉嚴肅的問道。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