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一十七章無奈妥協(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六章獲取神晶的方法(10-28)      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第五殿主的承諾(10-28)     

混沌劍神2688 各懷鬼胎

雖然心中有猜疑,但金宏卻并沒有半點表露出來,保持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只關心劍塵提出的關于濃霧的隱患問題。看1毛2線3中文網
  只是金宏并不知道的是,當他體內的血脈產生躁動時,隱藏在劍塵體內的那一滴遠古天狼的精血,竟在同一時間變得溫熱了起來,遠古天狼的精血在微微顫動著,傳出一絲絲暖流彌漫在劍塵心間。
  “這一滴精血竟然再次異動了起來,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并且通過這一滴精血,我竟然能隱隱約約的感應到金宏體內的那一絲絲血脈之力。看來金宏能從狼族眾多天驕中脫穎而出,得到遠古天狼傳承的認可也絕非偶然,而是因為他的體內原本就流淌著一絲遠古天狼的血脈之力。”
  “只是這一絲血脈之力已經變得非常的稀薄了……”
  劍塵心中暗暗想到,通過那一滴遠古天狼的血脈之力,他不僅僅能感應到金宏的血脈,同樣也察覺到金宏血脈的躁動,這讓他心中明白,自己體內的那一滴源自于遠古天狼的太尊精血,已經引起了金宏的注意。
  不過劍塵同樣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裝作毫無所覺,神色平淡的回答金宏的問題:“對于這迷霧的古怪,我也僅僅能憑著我那異于常人的感知力發現一星半點,至于更加具體的東西,我也不知道。”
  “羊羽天,不是我們信不過你,可你也要明白這里不是在圣界。隕獸界內我們無法吸納天地間的能量補充自身,所有損耗的能量都需要通過吸收神晶來恢復,現在我們在兩界山,隨時隨地的都會與噬生戰,能量的消耗十分巨大,所以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對每一分能量的使用加以控制,如果就根據你一條不確定的直覺就以能量護體,那可會對我們增加不小的負擔,從而拖慢我們的行程。”帝蓮劍宗的天驕說話了,完全是以平輩的語氣與劍塵交談。看1毛線3中文網
  很顯然,劍塵之前的那一戰,使得這里所有的天驕都不敢小看他了,他贏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金宏公子,不知道你有沒有什么發現?”鶴芊芊對著金宏說道。
  金宏沉默不言,他的目光從劍塵身上移開,轉而盯著這些遮天蔽日的灰色濃霧,沉默了半響,才緩緩開口:“我沒有發現明顯的異常,只是我心中始終都有一股不安的感覺,這一絲不安,也不知道是來自于噬生獸,還是來自于其他的一些東西,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建議我們大家還是以能量護體吧,將這些濃霧隔絕開。”話一說完,金宏便以身作則,立即有一股雄厚的能量彌漫而出,形成一道強大的護罩保護在里面。
  有了金宏帶頭,余下的數十名天驕中,也是紛紛咬牙下跟著照做,開始以能量護體,就連他們麾下的神王境死士也不例外。
  最終,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天驕不惜耗費能量形成護罩,仍然有少部分人不信這個邪,不愿平白無故的去消耗這股能量。
  “該死,這一下,我們就必須時時刻刻都手握神晶了,每消費一分能量就補充一分能量,再也沒有之前趕路那么輕松了。”有人心中在抱怨。
  “羊羽天,希望這些濃霧真如你所說的那樣有古怪,要是讓我發現你是在戲弄我們,雖然在這隕獸界內我奈何不了你,可一旦回到了圣界,我定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還有一些人沒有以能量護體,也好,暫且就讓他們去試試這里的濃霧究竟是不是有古怪吧……”
  ……
  眾人繼續開始上路,劍塵也裝模作樣的布下了一層薄薄的護體劍芒,跟在鶴芊芊身旁。
  “先前的激戰對你的消耗非常大,這是一顆專門恢復本源之力的丹藥,你趕快吞服下去吧,在兩界山中,我們必須要讓自己時刻都處于巔峰時期。”鶴芊芊將一顆丹藥遞到劍塵面前,語氣已經沒有之前那么冰冷了,對待劍塵的態度顯然也發現了巨大轉變。
  “無妨,之前的戰斗并沒有使我有多大的損耗,通過吸納神晶的能量,我很快就能恢復到巔峰時期。”劍塵拒絕了鶴芊芊的丹藥,手一翻,數顆極品神晶出現在手中,他兩只手都分別握著幾顆極品神晶,做出一副正在努力恢復的姿態。
  在人群后方,楚杰,宮銳則,空飛鷹,周之,趙文斌五人一個個以怨恨的目光盯著劍塵,心中發下惡毒的誓言:“羊羽天,等離開了隕獸界,我定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要殺羊羽天,無需等離開隕獸界,只要走出了兩界山,抵達了百圣城中,我們就有的是辦法對付他。”楚杰說道。
  “不錯,以我們的身份,要殺羊羽天又有何難,若非金宏出面阻止,羊羽天已經死在我們楚家數百神王形成的殺陣之下了,他是能對抗八名神王形成的八絕殺陣,可由數百名神王組成的百劫陣,莫非他還能抵擋?”周之道。
  “數百名神王境死士形成的百劫陣,可是專門為始境強者而準備的,這羊羽天即便是再厲害,莫非還能強的過始境強者不成?百劫陣一成,他必死無疑,等出了兩界山,我們就找個機會干掉他”楚杰的目光露出怨毒之色,今日所受之辱,是他一生都難以洗刷的恥辱,他對劍塵已經是恨之入骨。
  “哼,本來此事與我無關,周之,偏偏是你要站出來裝老好人,現在好了,不僅自己搭進去了,就連我們幾個也跟著受辱。”宮銳則心中憤憤不平的說道,他對劍塵有殺意,同時對站出來為楚杰出頭的周之也是恨意十足。
  “周之,我這次可是被你給坑了啊。”趙文斌和空飛鷹也是臉色陰沉的傳音。
  周之滿臉苦澀,竟無言以對,這一刻,他心中也有些后悔,要是早知道劍塵這么強,他說什么也不會出頭了。
  眾人在兩界山中步步為營,以一種對于神王來說是十分緩慢的速度前進著,他們前進的方向并不是一條直線,而是不時的改變方位。
  因為兩界山的大地并非靜止不動,偶爾間,這里會發生一些類似于地震的晃動,導致地貌發生細微的變化,方向也會隨之改變,他們完全是憑著一種秘法,隔著遙遠的距離對百圣城產生的一絲感應來判斷方位,使得他們不會迷失在這里,始終都保持著一條直線前進。
  轉眼間,距離劍塵與楚杰他們的爭斗已經過去三天了,在這三天的趕路時間里,他們遭受了不少噬生獸的襲擊,實力有弱有強,最強的一只噬生獸,其實力已經達到了神王境中期境界。
  那一次戰斗,是他們進入隕獸界以來最為慘烈的一戰,就連號稱隊伍中實力最強的金宏都親自出手了,可即便如此,也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損失,足足有數十名神王境死士隕落。
  實力達到神王境中期的噬生獸,已經能非常輕松的吞噬神王境初期武者的生機了,噬生獸在戰斗的同時,也在源源不斷的吞噬眾多神王的生機,在那強大的生機支撐之下,使得它無論受到多么致命的傷勢都能迅速回復,簡直是殺不死的怪物。
[kanmaoxian]